全本小说网 > 因为相亲,所以相爱 > 14 成为野蛮老婆

14 成为野蛮老婆

    男人的一生中至少会有两个重要的女人,一个是拥有他的前半辈子的母亲,还有一个是拥有他后半辈子的妻子。他同时享受着两个女人的爱,也同时被这两个女人爱着。

    如果我们按照数学上交集的理论来说的话,那么母子是一个圆,而夫妻是另外一个圆,因为有了男人,所以这两个圆交集了。但是数学定理是定死的,而真实的生活却是变化多端。有时这两个圆的交集非常地融洽,有时却是水火不相容,此时,男人就成了“难人”。

    从那些女性话题的BBS上婆媳关系一直是那些已婚女人的热点,基本上只要说家里有个愚孝的男人的话,一般都能招来大量的同情帖子。结婚前我一直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按照论坛上夸婆婆和说婆婆的帖子的比例来看,好婆婆的几乎是如恐龙般珍稀。而那些女人说婆婆不好的女人,基本上都认为自己的妈妈是天下最好的母亲。我实在闹不明白,难道女人一成为婆婆就凶恶起来,蛮横起来?所以我还是固执地认为只要如对待自己妈妈一样的方式对待她,一定没有问题。但是问题还是出现了。

    那是结婚后第二个月的一天,我的顶头上司回国去了,而且最近这些日子是淡季,所以我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成天不是上网就是聊天,我们的总务小姐说她想去考中级口译,问我有没有书。我想起来我老公去年报过这个班,笔试通过了,口试没过。今年他也没有兴趣再去读了,我就跟她说:“我把书借给你好了。”

    正好总务小姐说要出去买点日用品,所以就叫我一起去拿书。这个美女性子真是急地跟猴似的,我跟她说明天给她拿,她也等不及了。

    一个人在一家公司呆久了,很多事情就会变地不那么顶真。比如,偶尔用上班的时间,去做做私人的事情。我想着帮我们总务小姐拿好书以后,去天天啃买个一斤鸭脖子回公司,让那些美眉啃啃。在踏上我家的楼梯的时候我脑子里盘算着。当我准备掏钥匙的时候看见我家的防盗门开了一条缝隙,我立刻警觉起来。莫不是有梁上君子来光顾?为了安全起见,我的身体贴近门框,从缝隙中往里面张望。从缝隙中看到我家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妇女,是我从未见过的。还好,以她现在的坐姿来看,应该不是小偷。而是我家的客人,有了这个认知,我稍稍放心起来。不过是谁的客人呢?她又是怎么进来的呢?我脑中的疑问又升起。

    “这女人家的,成天搓麻将成个什么腔调?”听见这个声音我知道是我婆婆了。我的心是彻底地放下来了,不过还是很奇怪,婆婆不是在上班吗?怎么会回家的。

    那个女人后面的话打断了我打算推门而进的动作,因为她说:“是啊!我当初就是不赞成我儿子娶个独生女儿。这种小姑娘从小被爷娘宠坏掉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一年到头不会拿一回拖把,拖次地板的。吃好了饭,就拿饭碗往水槽里一扔,跑出去搓麻将了。根本不会汰一只碗的。我是从鸡叫做到鬼叫,没个停地伺候伊拉。不过,侬媳妇应该不会这样的吧?到底是大学生。”

    所谓物伤其类,我听这个人在说她的媳妇,因此就有点想听下去的欲望。尤其是后来她在问我婆婆我的表现的时候,我特别想听。当然,在我心里,我设想我婆婆肯定是说我好的。因为,人家是什么活都不干,可我基本上,只要我在家都是我去买早餐做早餐的,晚饭也是我买、汰、烧的,想来我婆婆应该不会认为我懒的。所以,从内心的想法来讲是我的虚荣心促使我进行着卑劣的偷听行为。

    “我家那个做到是做点家务的。”我婆婆说。

    不对啊!这口气可不是表扬的开头语句。我的心情有点低落。

    “不过,就如同你说的,独生女儿不是懒做就是好吃。我家那个啊!连吃个早饭,一个礼拜都不能有重复的。中饭她怎么吃的我不知道,不过晚上没有四五个菜,还要弄个汤是不肯吃饭的。花头劲浓来。有时候烧碗汤还要大排落场,从早上烧起来。我们家以前,早饭么?前一天留下的饭烧个泡饭,弄点酱菜吃吃么好了。晚上也就烧个一两个菜,随便吃了点么好了。一点点都不知道节俭,要是我们都象她,这房子能买得起吗?”

    我婆婆说这些话的时候,那种语气让我的心情跌到了《神雕侠侣》中的绝情谷底。经历的不仅是万丈悬崖还有千年的寒冰。我每天6:00左右早起来,不是磨豆浆,就是煮新鲜粥,还要出去买馒头,蛋饼什么的。他们说想吃生煎我买回来的绝对不是小笼,要吃油条我几时买过大饼?晚上我回家的路上,因为我离家最近,所以总是我去买菜回来烧。电视上不是说了吗?每年全世界有160万的家庭主妇因为厨房间的油烟而丧命。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为他们服务,吃是一起吃的,到最后居然是我落下了好吃而不知节俭的罪名。更何况掏腰包的人也是我,刹那间,我觉得我可以演绎21世纪版的《阿必大》(这是讲述一个媳妇被有“雌老虎”外号的婆婆虐待的沪剧)了。心中那感觉实在难过。

    正当我扮着怨妇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楼下阿妹在催了。大概是我婆婆也听见我手机的声音,所以推出门来看,见我站在那里讲电话。她似乎要和我说什么,但是又没有开口,就转身进去了,那表情有我看得出来的尴尬。我把电话塞进包,走了进去,婆婆在客厅问我:“兰雪,你怎么回来了?”

    “拿点东西!”我的回答简洁明了,当然其中不乏生硬。

    走到卧室取了书,我就往外走。我婆婆叫住我:“兰雪。。。。。。”

    我打断她的话说:“我要马上回公司。”我知道我这样是很没有礼貌的,但是我实在无法在听见当没听见,还亲亲热热地回答她。

    上车后,总务美女说我的脸像涂了胶水一样板。就这样我保持了这个表情一直到了公司,小顾问:“兰雪,你是不是掉了一张刚中了500万的彩票啊 ?”

    这话问得让我一头雾水,我用了一个最不解,最疑惑的表情问:“什么彩票,我没买过啊?”

    “那你板着个脸干吗?”

    “我不高兴!不开心!很难受!”对着小顾我把我心里的不爽说了出来。在我滔滔不绝的讲述中,我婆婆的形象越来越接近“雌老虎”,天哪,原来我有那么多不满。尤其,当我的同事加入进来的时候,她们也开始说起婆婆的不是之处,一个下午简直就是开了一个“婆婆□□大会”。

    很奇怪的一种现象,比如小陈说她的婆婆老是说她老公有多好,那活象小陈拣了个大便宜似的。而该种情况几乎办公室里的已婚女人都遇见过。而小李说她婆婆老是怨她不干家务,而当她真地拿起扫帚扫地的时候又说她扫的不干净,这种情况又属于常见的。几乎每一种情况都能有人共鸣。一个下午的时间里,我得出一个结论我们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办公室里的石英钟指针已经指到了四点半了,我觉得小腹有点坠涨。想到一个下午太投入忘情地说婆婆坏话,以至于忘了人是有三急的。因此,我立刻离开座位说:“我出恭去了。”(不知道哪个家伙看电视看地多了,老把上厕所说成出恭,弄地现在整个办公室都一个调调了。)马上有三四个说:“我也去!”我们如小朋友过街一般先后离开座位,走在最前面的我拧了一下门把手打开了门,然后尖叫了一声。因为我看见我们仓库新来的小阿弟那张放大的脸。。。。。。

    “干吗!”他问,“我有这么让你们害怕吗?”

    “你突然出现,我当然害怕拉!”我拍了拍心有余悸的胸口,绕过他走到了厕所里。难怪很多人喜欢拿着书上厕所,有时候厕所也不失为思考的好地方。我在想刚才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在门口出现已经把我吓地半死,那当我出现的时候,我婆婆刚好是在讲我坏话,我想她的心情恐怕比我更加刺激,当然还要加上恶劣。而我刚才在数落婆婆的时候好象也是半句好话没有,通通是抱怨之词,要是这个时候门口站着我婆婆。。。。。。。

    正当我的思考进行到紧要关头,听见有人在叫:“兰雪,你好了没有?你上厕所怎么比生孩子还慢啊?你打算憋死我啊?”是小顾的声音。

    有人在抱怨我占茅坑了,我马上识相地出来,顺便说:“小顾你生你家宝宝就用5分钟啊?那可比母鸡下蛋还方便。”

    所以,在下班前的二十分钟里我们有了一个新的话题,那就是生孩子快还是母鸡下蛋快。

    经过一个下午的发泄加上厕所里的沉思,我将心比心了一下下之后对婆婆刚才说我的话已经不介意了,因此我踏上了快乐的回家之路。在路上经过菜场的时候,我犹豫了半分钟。这半分钟我作了如下的思想斗争:一种是婆婆说我每天买菜是好吃,是不对的,我应该做一个有错就改的好孩子。另外一种是如果我今天不带菜回去,婆婆肯定会知道我听到了她说的话了,我应该装糊涂点那样她就会认为我没有听见她说什么了。结果是我没有进菜场,我直接回了家。由此可见我也是比较小气的,虽然说是不介意,可实际上还是介意的。

    回到家里进入门中,本想撑出一张笑脸,叫声“姆妈!”但是看见婆婆拉长着一张脸,我突然间也有点不开心了,就径直进了房间。看见老公在那里打电脑,就来了个饿虎扑羊,要换在平时老公肯定会拍拍的脸,拧拧我的鼻子。可今天对我的这个动作不理不睬还说:“你今天干吗对妈板起脸,她也没说你什么啊?就是说你比较喜欢吃,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我答非所问地说:“老公啊!你好久没有带我去出米线了,我今天特别想吃哦!所以连菜都没买,你带我去吃拉!”

    “我跟你说。。。。。”他想要说,但是到这里已经被我截断了,我说:“快走拉!快走拉!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我拉着他就往门外跑,临出门的时候还对我婆婆说:“姆妈!我们今天出去吃了!”

    拉着张旭东走过了两条马路,到达了我们两个时常散步的公园。在玫瑰花丛边上,我伸出我穿着小圆头皮鞋的脚使劲地踹了这个还处在摸不清状况中的老公两脚。

    “你干吗?”他几乎是吼的。

    泪水是上天赐给女人最好的武器,我被他这么一吼顿时觉得我是天下最可怜的女人,泪水顿时倾盆而出。此时,他也顾不得小腿上的疼痛,不知所措的说:“怎么拉!兰雪你干吗拉?别哭啊!我不是有意的?”

    你当然不是有意的,可我确是存心的,我心里想。嘴上却是很委屈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妈是因为下午的话被我听到了所以恶人先告状。”

    一听我说他妈是恶人他又急了,我看他要说话,马上就说:“你听我把话说完!”接着就把我站在门外听到什么,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我还算有点道德没有添油加醋。

    说完事情后我就说了:“我是新嫁娘,刚到你们家。两家之间的生活习惯不同,我们是夫妻因为有爱在所以把对方的缺点都当成优点来欣赏了。可婆媳却不同啊,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陌生女人要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刚开始难免就有些你看不惯我不看不惯你的。你作为当中的桥梁不思考如何调剂这种关系,还一昧地听风就是雨来骂我。要是我刚才不拉你出来,而是在家里跟你吵,到现在是不是乱成一锅粥了?”

    我家那个点了点头,我继续说:“这件事情你不应该马上就跟我说,你马上跟我说的话,万一我当时没有听见你妈说我什么话,是你妈自己做贼心虚,这不正好让我问出来,知道这件事情。就算我知道这件事情你也应该先让我消气,露个大笑脸给你妈后你在找机会跟我谈,当然态度要温和一点,比如说:‘兰雪啊,我们是不是可以在吃上面马虎点啊!你这样弄很累的,我看着挺心疼的。’这样呢,我心里舒服了,你呢也完成了你妈交给你的任务了!做人是要有点技巧的。”说完这些我开始给他说话的机会了。

    “老婆,是我没考虑周到。不过你踢地我也太狠了!”我老公说。

    “不踢你,我的气往哪里撒?你妈可以告状,让你来管我,我总不能到你那里告状让你去管你妈吧?所以我只能把气往你身上撒了,难道你想让你老婆得忧郁症。”我振振有辞,好似他还应该为我踢了他,而大大地喝彩叫好。

    就这样在我把心头的火气宣泄完了以后,我和我家阿东去吃晚饭。屁股刚粘上饭店的凳子他就说:“我们出来吃了,那我爸妈吃什么?”

    “那么我们没结婚的时候他们就不吃晚饭了?我们回我家的时候他们饿着了?”我不悦地说,他那意思好象我该是他们家的厨娘。好歹在我家,我做饭那是乐趣,可不是任务。到了他们家,我做饭他妈有说头,我不做饭他到要说话了。

    “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随口问问!平时要是不在家吃你会打电话通知的,我妈自己会做的,今天我们突然出来。。。。。。。”他说着,我知道他是心疼他妈了。

    “那行,你买菜去。”

    “好!”他立马站起,要起身往外走。

    我说:“我回我家去了!再见!”就这样,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又开始引发了一场暴力事件。我走出饭店门以后又开始掐我老公的手臂。而他继续道歉,陪我吃晚饭。

    吃过晚饭,我又提出要逛商场。我很有兴致地把本不是很大的商城从底楼的皮具柜台一直逛到五楼的运动品广场,然后再返到三楼,在一个柜台上买了一件红色碎花的中袖套装。然后,挽着我老公说:“九点了,老公我们回家吧?”

    “哦!好!”我老公很开心,“不过,老婆刚才你买的衣服,好象老气了点!”

    他的这句话又换来了我的白眼和冷冻脸,他只能跟着我回到了家。等他拿钥匙打开家门的时候,我婆婆和公公坐在沙发上,我婆婆对着我眼神的那一瞬间有点犹疑和尴尬。估计刚才她还在她老伴面前说了一下我的不是。而我此时,已经准备好了一张大大的笑脸说:“妈,刚才去金叶的时候看见一套衣服,很好看的,很适合你的。我一冲动就买了下来!”边说边把衣服拿了出来,走到我婆婆那里递给她。

    “这个颜色会不会太艳啊?”我婆婆明显已经开心了起来。

    等我躺到床上已经是十一点了,老公搂着我说:“老婆,你真有演戏的天分!一下乌云加狂风转眼工夫就成了风和日丽了,真是服帖你的!”

    “那是我命苦嫁了个呆子老公!”对于老公的话,我只当是赞美。我顺便叫他明天等我上班以后跟他妈假装不经意地提起,大致的意思,我昨天被我上司骂了所以心情不舒服,因此上觉得昨天中午回来的时候对她没有理睬心里很是不好意思,所以才买了衣服。总之,就是要让他妈相信我没有听见她的话。

    很奇怪不是?经过这么短是时间就能让我没有怨恨婆婆反而想着让她心里不要有疙瘩。其实,每个人都希望别人赞美自己,在人前,得来的多数是虚假或是夸大的恭维。我记得我的一个长辈,每见到一个小孩,女孩说成是芭比的真人版,男孩则是哪咤再生,可等那孩子一离开就马上话锋一转:“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而这“就是”以后的话通常都会说上半个小时不止。如此于己无关紧要的坏话都能说如此之多,更何况那些话。再者经过了我的罗嗦,相信在老公心里已经全然认可我是个难得的好媳妇。哪怕是我偶尔要野蛮一下,这样的收获还是不小的。再说整件事情里我始终认为我有点在我老公面前故意破坏我婆婆形象的嫌疑,多少心里还是有点愧疚的。

    而这个结尾是没有结尾的结尾,因为婚姻在继续.....

  http://www.quanbenxsk.com/0/18/8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uanbenxsk.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uanben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