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因为相亲,所以相爱 > 13 入住围城

13 入住围城

    十三、入住围城

    把婚姻比做围城的人是说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而把婚姻比做坟墓的人说,婚姻是埋葬爱情的地方。而按照我的说法是婚姻更象是一家小店铺,只有夫妻两人认真经营了才会有赢利。

    太阳从东边升起,我在度过了10天婚假后也回到了工作岗位上。经过了两年的努力,我的手下已经有了个助理,也就是说我成了一个小小的弼马温,虽说不入流却也是个头了。我的助理,这个小姑娘今年刚从学校毕业,原来是学财务的,因此对计划这一块是没有什么概念的,也就是说这些日子里错误还是满多的。要不我们的刘经理怎么现在会在我面前如大闸蟹般乱吐吐沫?

    “小朱啊!你看看小林,怎么搞的,一点脑子也不用的,这张单子。。。。。。。”他在那里抱怨着。

    我们的小林在我旁边,眼睛看上去红红的说:“阿姐,是他叫我这么排的。”

    听见小林这么说,这个老头大光其火说:“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要这么排了,我怎么会叫你这么排的!”

    小女孩还想反驳,被我阻止了:“好的!我知道了,刘经理,刘师傅!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跟小女孩计较了,我马上重新排过,好吗?一定竭尽全力,包君满意!”我陪着笑脸,并且开着玩笑说。

    终于,他露出了笑脸说:“兰雪,那你要快点,时间长了,我那里可是纸包不住火的。”

    “相信我,没错的。”我真不知道我怎么会有胃口跟这个人做鬼脸,打保证。

    等他前脚踏出我们的办公室,我们的小林说:“阿姐,真是他叫我这么排的。”

    “我相信,可是你有证据吗?”我问。

    “没有,不过,因为你请婚嫁,所以我不想打扰你。而且他一直在我们这里说,你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所以我想问他也是一样的。这样排真的是他说的。”小林解释着,那样子实在委屈极了。

    “阿妹啊!吃一践,长一智。这种人就是这样的,功劳全是他的,错误全是别人的。”出纳小妈妈跟小林说。

    而我们那个小阿妹显然还是觉得很难受,趴在桌上哭了。我呢?!实在没有那个空去安慰刚走出象牙塔的新鲜社会人脆弱的心灵,赶紧调整这计划要紧。去车间看了在产品的进度,到仓库核对了材料库存和成品的库存,在和业务确认好各张定单的交期后,我将不是急着出货的单子压了下来,把近期要交的产品认真地算了一下,有些材料还是缺的,我赶紧通知采购去买。当我把单子调整好以后,拿着新打印的单子去生产副总经理室签名。

    “小朱,新婚快乐!”我们的副总向道贺。

    “谢谢您!陈副总!”对于这个有之遇之恩的副总,我是非常尊敬的。尤其是他在很多事情上提点过我,但是据我所知,现在他和行政副总为了争夺总经理的职位闹得很凶,而且好象形势对他很不利。我们那个刘老头成天在散播着陈副总马上就要卷铺盖滚蛋的谣言。

    我把单子交到他的手上,他看了以后,眉头皱得很紧说:“怎么?100台E1要delay?”

    “是的,因为生产线上一直做的是E2,根本没有安排过E1。”我说。

    “怎么可能?这100台是业务插单的,虽然量不大,但是给勤汗第一次供货,我亲自交代给生产的刘经理的。”我当然知道如果能接到勤汗的单子,那我们公司吃香喝辣的日子就到了。刘也应该知道这个道理,他还要趁我请假的时候搞这一手,其心实在可诛。

    “你去叫刘建国来,我问他。”很明显,陈副总比我更清楚,刘是故意在整他了。最近我们的刘建国和楼下行政的张老头十分热络,成天副总也不叫人家一声,一口一个老哥。甚至还插手起财务那里买软件。硬给财务推荐了一个从来都没有耳闻过的牌子,价格居然要比国内两大最有名的财务软件还贵,以国内的财务软件金X来说,他们报价是9800,给个6折就是5880。而他介绍的那个居然要14888,还一分不能少。他成天在那里夸这个软件有多好,只差没说人家GM也是用这个软件了,天知道。这些推销软件的话是在一个连自己的名字用全拼都打不来的人嘴里说出来,还居然有人信,还真买了。看了这件事情就足够可以看出行政的张老头是在故意拉拢他了。

    而这次E1逾期,肯定是他投桃报李的举动。

    刘建国到了副总办公室,当然是被我们副总责备了,不过他对此可不以为然,把所有的责任往我的小助理身上推。的确他又不是负责计划协调这一块的,他是按单生产的。出了事情关他屁事。更因为背后有人给他撑腰,所以他说话的时候硬地很,而且还很拽地摔门而出。

    被自己的直接下属小鞋,实在很窝囊,因此陈副总肚子里窝的火让他处于爆炸边缘,他打了个电话叫小林上来,我知道这下小林要倒霉了。

    看着小林怯生生地进来,犹如一只受惊过度的小兔子,可见刘某人是下去已经给她做了思想准备了。

    虽然,我认为陈副总是被他们故意陷害的,这件事情上他实在有点冤。不过,我不认为他就可以把气撒在小林的身上。他用近乎咆哮的声音去臭骂小林,让我觉得很不爽。尤其是现在他把桌子拍地震天响,虽然不是针对我,不过骂我的下属,和骂我有什么区别。更何况,我是天天叫“我忙不过来!”整整叫了半年,他们才给我找了个小助理进来。依照今天他这种态度铁定要把小助理骂跑掉。

    所以,我清了清喉咙说:“陈副总,办公桌是公司的财物,请您爱惜!”

    他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一愣,理了理因为暴怒而几乎冲冠的头发说:“你说什么?”

    “我说,这是公司的财物,请爱惜公物。不要过分用力去拍桌子。”我用平静的语调去说上述话语。

    说这句话,我肯定是属于胆大包天的。不过,只要他能停下来,我就可以说我刚刚想到的对策了。

    “陈副总,这张单子拖一天也不行吗?”我问。

    “废话!要是能拖,我发神经啊?”

    “实在不行,我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把E2改成E1。”

    “你开什么玩笑,两个型号的。虽然是同种产品,但是很多地方的设计不一样的,就拿里面的FUSE WIRE来说,一个是用线材,一个是用板材。”

    “不过改改就一样了。”我拿出物理公式,给他算电线的截面积等等。

    “E1和E2的外壳是基本上一样的,里面只要达到设计参数就可以了。。。。。。”

    “问题是E2多了两个挂勾,人家一看就能看出来了。”我的小助理居然还在那里插嘴,我真佩服她。

    “我们可以向客户解释说是因为改版了。”不过我还是回答他了。

    “好吧!只能这样了,不过细节要好好讨论。”他打电话叫R&D(研发)上来。

    他要我和R&D一起商量,我拒绝了。出点子已经是不守本分了,要不是出不了货跟我也有关系,这种混水我是坚决不会去趟的。

    回到办公室是小阿妹用很钦佩的目光来配合她很崇拜的声音说:“阿姐,你好厉害哦!”我对她这样的话,无奈地苦笑。

    “是吗?怎么厉害了?”刘老先生正坐在办公室里等着我们看笑话,不过小阿妹可能没有察觉到。

    因此,她居然还老实地说:“没问题了,阿姐有办法了。”这下我死了。

    婚后第一个工作日过地实在是够难受地,原本想回到家里如一只波思猫那般跟老公撒娇,却没有想到我推门而进,看见老公在边上网边对我说:“老婆,妈说菜在水槽里。米已经淘好了,你做一下饭啊!”

    原本想要说的那些腻腻歪歪的话,半句都没有说。就开始了洗菜做饭的工作。吃完晚饭的时候我想要说些个办公室里的是非,不过公婆在场,要是说这些的话,会不会被他们认为这个媳妇是个长舌妇,所以只能讲些个无关紧要的话题。原本期待着能和我家那位,如往常一样去门口的小花园里逛一圈,可没想到他居然一吃好饭又跑到电脑前下四国去了。等我洗好澡,躺床上跟他说:“老公,我跟你说哦。。。。。。”

    说了几句话,看他没有反应就问:“你有没有听我说啊?”

    “有啊,有啊!”虽然他的回答是肯定的,但是眼睛还是专心注视着电脑。我开始讨厌联众,讨厌上游,讨厌□□游戏,纵然我平时也常常去斗地主的,而且在□□游戏斗地主中已经是衙役的等级了。

    渐渐地我在昏闷中睡着了,渐渐地我在天亮中醒来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不知道应该算是我将情绪带到工作中,还是说工作影响了我的情绪。总之,这一天我的心情极差。

    小林告诉我说E2已经在改装成E1了,刘老头今天的脾气很糟糕,已经在车间里训过两个人了,而我们的那位副总今天也是一整天都在车间里板着脸巡逻。而我们的会计阿姨说今天西边那位行政副总脾气也很怪。总之,今天对于咱们公司来说是个坏脾气日。

    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5天以后的下班时刻,车间里说100台E1可以入库,准备周一出库了。应该算是好消息,当然,今天又刚好是礼拜五,看起来这个周末可以愉快地度过了。阴沉了一周的心情,总算得到了解放。想着今天我要回自己家里,可以吃到妈妈做的菜的时候,我的心情更是如我骑的小电驴一样快飞起来了。

    半路上我的手机响了起来,从包里拿出手机,声音已经停了。看上面的显示有3个未接电话,都是家里打来的,应该是我老公。今天他比我早下班,我叫他先回去拿点衣服,估计他是一下子找不到了。想到这里我回拨过去,因为路上车来车往所以听不清楚我老公说什么,所以我决定不跟他说了,直接回家看看是什么事情。

    在我家的楼下停着好些个摩托车和小车,看来是楼里有哪家客人到了。不过走在楼梯上,每上一阶台阶,就越觉得不对劲,尤其是听到楼上传来男人大声喧哗的声音,这种声音绝对不输给菜场老大妈的叫卖声。当我踏上我家的楼层的时候,我已经确定菜时常搬我家来了。原来电话里嘈杂的声响,并非路上的车流在作祟,而是我家里的这些客人。我们那才70M2的小居室居然来了10来个人,有人占着餐椅,有人霸着客厅的沙发,甚至还有人干脆就躺在我的床上。这个情形在我眼里看起来是很不舒服的。我知道他们都是我老公的同学,那是因为结婚的时候有些人谋过一面,当然也有从未见过的。

    我老公看见我回来,乐地屁颠屁颠地过来对我说:“老婆,你去买点菜!我同学今天晚上在我家吃饭。老婆把你的看家本事拿出来,让那群小子看看我老婆是多贤惠!我是多幸福!”

    本来我是想把脸拉长的,但是被他这种让人听了要起鸡皮疙瘩的甜言蜜语一说,我就板不起那个面孔了。更何况这是他的同学第一次来我们家,我要是这个时候不开心,岂不是我家阿东太没面子了。可是,我跟我爸妈说好了今晚要住过去的。在这样矛盾的心理之中我去了集贸市场,

    在我拖着沉重的食物原料进门的时候,我老公正在看他的同学打牌。12个人的吃食,我买了许多,看看墙上的钟已经指向六点钟,跟我父母打了个电话说我不过去了,电话那头失望的样子,我不看也能想象地出来。婆婆怎么还不回来,平时她是比我就晚个十来分钟。我巴望她能早点回来,能忙我洗洗弄弄。又过了半个小时以后,我的心情开始不安起来,不要认为我疑神疑鬼,现在路上车子特别多。尤其今天早上,听小顾说有车子把她后面的一个人撞地飞起来,这是一种心情。而另外一种心情却是在埋怨我婆婆也不回来帮帮我。

    我问我老公:“你妈怎么回事?还不回来?”

    “我爸妈今天不回来了,都回乡下了。”

    听见这句话,我火气顿时冒了上来,到口腔处的时候又被我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外面有人在!

    我整出了八菜一汤,他的同学如风卷残云般扫荡过后是杯盘一片狼籍。我老公过来帮我洗碗跟我说:“今天他们住这里,明天去体育场踢球。”

    “什么?”我已经尽量压低了声音,但是话从嘴巴里出来还是听起来象哀号。

    对于晚上怎么睡法我实在是没什么话说了,我老公居然说以前他们也来住过的。以前,我公婆基本上都是住在乡下的,就我老公一个人住。所以他们几个地铺打打,两张床上加沙发上睡一下就行了。可现在我们夫妻两个总要睡一张床的,就算有我公婆的房间,再加上客厅的沙发也不够10个人睡觉的。我帮他们在客厅铺了被子,虽然我们的客厅不大,但是把餐桌收起来以后还是有点地方的。我在那里铺被子他们在我们的房间里坐在我们的床上看电视,看着这些,我铺好地铺后,打开了柜子收拾了点衣服,拿好钥匙对我老公说:“今天,睡的地方不够,我回我家去住了。”然后提着包就出门了。

    回到家里,老妈问我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我就说我家那个家里有客人所以就我一个人回家了。老妈听见这样就开始念叨我了:“夫妻两个人过日子可不是这么过的,他的客人就是你的客人,今天他们不回家,你走开了,明天早上早饭谁来招待?”

    “让张旭东到外边去买早点啊!你不知道我有多累。。。。。。。”对着了我妈,我开始诉苦了。

    谁知道我家老妈居然一反常态,并不是来安慰我,反而说:“唉!你啊!都是我太宠你了!平时在家里什么活都不干,所以才做了怎么一点点就开始叫辛苦了。你也不想想东东每次在你加班的时候或者是天气不好的时候,都来接你,你自己告诉我的你们单位的同事都很羡慕,你觉得很有面子,很开心。将心比心,东东的朋友过来,东东也很想要面子的,你要是好好招待他的朋友他也会很开心的。我怎么养出你这么个自私的女儿了?”

    被我妈这么一说,我的嘴巴不由地翘了起来,基本上挂上一个酱油瓶子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并不代表我认为我妈说我说错了。想想还是回去好了,所以拿起钥匙要往外走。就被我妈给叫住了说:“都这么晚了,上哪儿去啊?”

    “回去啊!”

    “别回去了,明天你一早,帮他们买了早点再回去就好了,你不是说,你给东东说了是因为家里没有地方睡才出来的吗?你明天买早点回去后,东东就不会认为你是不高兴地跑回来了。”我妈说。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老爸接了以后,对我说:“兰雪,东东的电话!”

    我接过电话,听他在那头说:“喂!兰雪啊!你已经到了啊?你没不开心吧?这么晚了,你怎么说走就走呢?”

    “谁说我不开心了,家里是不好住吗?所以我回来的。我没事的,对了明天早上我过来的时候,给你们带早饭,你们要吃什么?”

    “我现在在卫生间,用手机给你打电话,等我出去问问他们要吃什么,等会用固定电话回你啊!”哈,原来他怕别人笑话所以躲在厕所间里打电话。顿时,对于他对我的关心很是受用,同时也觉得老妈实在说地没有错,我这个样子实在有伤他的面子,会让他不开心。

    过了一会儿电话响了,是我老公在那里愉悦地说:“他们要吃油条、大饼、烧卖、还有最好买几跟羊肉串。”当然,电话那头还夹杂着他们那几个人嘈杂的笑声。

    在经过老妈的洗脑后,我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在老妈的叫喊中我才知道天亮了。他们没有说要吃小笼包,不过我想基本上是因为他们没有吃过我家隔壁的这家店里的小笼包才没想到的。所以在我忙他们买好了油条、大饼、烧卖和羊肉串以后,还叫了4客小笼包加上买的豆浆,我的这辆小电驴还真不好拿。

    当我用钥匙戳开我家的房门的时候,我在那里叫:“张旭东,快来帮我拿东西!”我当然知道,我那么长的路都拿了,这门槛外和门槛内的两步路,叫他来拿实在是多余的。不过这个动作是多余的,可这个撒娇的感觉绝对不是多余的。我老公听见忙说:“马上过来!”看他揉着惺忪的双眼,帮我把东西提了进来,边走边叫:“快起来了!吃早饭了!”

    看着睡在客厅里的其中有一位趴在那里,嘴巴里口水流地枕头上一摊湿的,实在觉得好玩。当然要是换我昨天的心情,铁定是看着觉得恶心扒拉的。

    看着他们吃着我买的小笼包狂赞,我心里也觉得满高兴的。我问我老公说:“你们午饭要吃点什么我去买!”

    “不用了!我们去踢好球就到附近的浴场去洗澡,洗好澡我回来接你,咱们一起去新开的,那家叫什么‘烧公鸡’还是‘烧鸡公’的火锅店吃饭。”他对我说。

    在吃饭的时候,我老公对他那些单身同学说:“结婚真的是明智的选择。你们看到了吗?以前你们来,我们吃的睡的都要自己弄,现在我老婆都会一手包办。”

    有人说:“可是自由没有了啊!”

    马上我老公反驳:“哪里没有了?你看我老婆管我吗?我不照样出来踢球!”

    “好的!那下个礼拜我们还来!”他们中的一个这么说,虽然我脸上漾着笑容,我心里在叫苦。今天上午我在家里搞了一个上午的卫生,要是还来。。。。。。。那岂不是?

    “下个礼拜我没有空,我们单位新上了一个项目,机器礼拜一进工厂,我要调试设备加班。等我有空了你们再来。”听他这么说,我松了一口气。

    吃完饭,他们散场了,各自回家。我再回家的路上问我老公:“你们单位要上新项目?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我骗他们的!要是每个礼拜都来,不把你累死啊?我们现在就去收拾东西,这个礼拜住你家去,等下礼拜一再回来,怎么样?”他对我说。

    突然,让我明白了一点,虽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地方可以学习读心术,不过但凡活了二十五、六个年头的人这点水准还是有的,那就是看别人的风云气色。我家老公怎么会不知道我的那点心思,只是他如我一般都没有点破罢了。

    进入婚姻首先要学习的恐怕就是在享受婚姻所带来的快乐的时候,也要懂得为此付出。当我们在享受着彼此关怀和照顾的时候,为了对方放弃一点自由又能算得了什么?辛劳一点又算什么?

  http://www.quanbenxsk.com/0/18/7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uanbenxsk.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uanben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