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一念神宙 > 第十三章:回天和城

第十三章:回天和城

    神秘女子的出现,让众人感到十分意外,可更让人感到吃惊的是沈凌对这女子的称呼,这让众人皆是一头雾水,心中猜想难道这沈凌真是来自一大宗门,难道背后还真有个宗门做靠山。

    一声哑婆更是让众人无解,这名看似极为普通的灰衣女子,若单以相貌而论,年岁最多是四十多的妇人之身,怎么被沈凌称为哑婆,不过让众人明白的是光冲这个称呼便知道她与沈凌存在不简单的关系,然这其中的缘由恐怕也只有它沈凌一人知道。

    沈凌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波动,凭借穿越之前的记忆,他完全回忆起了那张永生难忘的脸,那张熟悉的容颜,不论怎么苍老变幻,都值得自己永生铭记,因为没有哑婆就没有现在的沈凌,只是沈凌激动的眼神中还存有一丝惊疑,这细微之态除了自己外,无人察觉。

    原来这名被沈凌称为哑婆的灰衣女子,就是与沈凌相依为命的那名婆婆,她与沈凌一直生活在天和城,将其养大,从沈凌记事开始,她就从未说过一句话,因此才被沈凌称为哑婆,也可以说如沈凌的再生父母一般。

    直到现在沈凌才明白,刚才的哪一记暗中出手,帮他的并不是那位前辈,而是眼前的哑婆,这一点沈凌是十分肯定的,原本还希望那死老头显灵,然在危难之际还是哑婆出手相助。

    而让沈凌更无解的是,现在的哑婆仿似换了个人,在她身上再也找不到以往的影子,其中让沈凌始终无法相信的就是她的修为和开口说话上。

    沈凌心中自语着:“原来婆婆不是哑巴,还是一名深藏不漏的强者,从未开口说话的她,怎么开口说话了,而且一出手势力竟如此强悍。”

    沈凌内心疑云重重,拥有两世记忆的他,虽在内心为哑婆感到高兴,但也在猜想着哑婆的真实身份。

    一个甘愿让自己一辈子都不开口说话和出手的人,要承受多大的勇气和毅力才能做到,背后隐藏的是逼迫、威胁还是有自己难言的苦衷,这背后无不隐匿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真相。

    丁大力揉了揉眼,刚才的震惊让他还未缓过神来,而沈凌又称灰衣女子为哑婆,这又让他一脸雾水,但心中无不喜叹:“这下赚大发了,沈哥也太给力,”他满脸不可思议,看了看灰衣女子又看向沈凌,啧啧称奇道:“你们,你们认识?”

    沈凌翻了个白眼道:“不然了?”随后一脸得意:“我可说过我是大宗派的人,给人一点深度好不好。”

    本还含一脸敬佩羡慕之色的丁大力,立马显出鄙视的眼神,不得不在心中暗叹:“沈哥不仅无耻,还很装,太他妈能装了。”

    听沈凌和丁大力的对话,灰衣女子无赖摇了摇头,然后缓缓朝沈凌走来,当看到沈凌一身污垢,血迹遍身时,一脸关怀之色,尽显柔情。

    临近沈凌身前,灰衣女子什么也没说,只是怜惜一叹,伸出手来,将沈凌一脸狼藉的长发整理了下,那双虽纤细的手,却无比粗糙、长满了手茧,能够想象的出,这是一双经历了无数苦难和磨练的手。

    看着这一双手,沈凌第一次有心痛的感觉,来到这个世界,他并不在意自己的父母是否还健在,但凭借之前的记忆他能够感受到眼前人对他的在乎程度,那是一种完全不亚于父母的爱。

    现在的沈凌完全沉浸在之前沈毅的情感里,鼻中一股酸楚上涌,不禁喊道:“婆婆。”

    灰衣女子一听,身体轻微一怔,愣了片刻后,轻声道:“还是叫我哑婆。”

    而就在这一刻她眼眸一凝,仿似一道光泽闪过,柳眉轻微一皱,接着从她手掌闪出一缕紫光来,紫光绕沈凌旋转不停,让沈凌感到无比舒服。

    片刻功夫后,紫光尽消,灰衣女子收回手掌,轻吞了口气,但脸上仍有些疑虑未散,她总感觉现在的沈凌变化很大,不光是修为由凝脉境踏入了铸体境,就连灵魂力量也较之前强化了不少,这让她都有点看不透。

    可沈凌再想问什么时,却被灰衣女子打住,灰衣女子只是转身冷冷的看向一旁的老者,眼神无比凄厉,充满了寒芒,生冷道:“你还是自行了断吧,我不想动手。”

    曾家老者面容愁苦,刚才的镇定瞬间全无,一身颤抖道:“不知,不知,前辈是哪一贵派,曾某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前辈看在我曾家的份上,饶恕在下,在下一定不忘前辈的大赦之恩,”说着再行赔礼之身。

    这一画面让众人无不感到意外,刚才老者的狂霸凄厉之风,在强者面前瞬间就秒怂了,实力决定一切,为活命什么脸面不能拉下。

    丁大力在一旁唾弃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沈凌也是摇了摇头,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任何要求都是实力说了算,曾家老者为了活命,甘愿叫自己婆婆为前辈,这也是人之常情的事。

    然哑婆仿似并不领情,她冷哼道:“你到是高看你曾家了,可惜在我这里你曾家的面一文不值,刚才你们伤我毅儿,已是没了活命,让你自行了断是怕脏了我的手,”哑婆说话干脆,直接没给老者留任何余地。

    一听婆婆称其为毅儿,沈凌就只知道这是他之前的名字,然而除了自己,无人知道这个秘密。

    曾家老者一听,身体一颤,沉默片刻后,他突然癫狂一般大笑起来,一改之前的卑谦之态,冷笑道:“你若是杀了我,我曾家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我身为曾家长老,若是出事,曾家一定会与你喋喋纠缠,别忘了我曾家在坎州皇室也是侯爵之位,与其他宗门也有联姻。”

    老者一脸傲气,手抚胡须道:“劝你还是收手,大家互不接怨。”

    语末后,只见一道弧线之光从虚空划过,直逼老者跟前,老者脸色一沉,大呵之下腾空而起,身影向后迅速退去。

    然而那道弧线之光突然暴涨,顿时划分为无数光束向老者围堵而去。

    老者衣袖一挥,一排飞剑而出,速度甚快,向合围而来的光束爆射而去,可所有飞剑一触光束时,像是失去了掌控一般纷纷落地。

    见状曾家老者顿时脸色大变,凝聚道力想再次施法时,那光束已临近身前,幻化成无数黑线将其捆绑,接着一道弧线仿似一柄巨剑刺进他的身体。

    只见那道弧线在老者胸口如火球一般燃烧,接着一声惨叫,老者血肉横飞,全身在虚空中爆裂而死,无数火焰砸落而下,而就在那一瞬间虚空中一布袋迅速飞入哑婆手中。

    哑婆轻吐了口气,目光平静,额上隐隐有一丝汗迹而出,脸色逐显一丝苍白。

    见婆婆惊艳出手,沈凌无不在心中感叹,凭借记忆,他从未见婆婆出手,但同时也从未见婆婆有脸色苍白的时候。

    沈凌上前担忧道:“婆婆你没事吧?为何你变得这么强,还能说话了。”

    灰衣女子看了眼沈凌,没好气道:“我说过我还是习惯了你叫我哑婆,其他的以后再说。”

    说着她朝沈凌厉声道:“毅儿,快,马上跟哑婆走,此处不是久留之地。”

    说着哑婆双眸带着冷峻扫过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丁大力身上,质问道:“你好像不是奴隶。”

    没等丁大力回话她又接着道:“我不管你是谁,今日看在你救过我家毅儿的份上,我便绕你不死,但今日之事你若泄露了出去,不管你在那里,等着你的只有死。”

    丁大力本还想辩解什么,但哑婆的目光带着威压又将他想说之话又憋了回去,只是眼神复杂感到一阵无语。

    沈凌本想说上几句时,哑婆轻身一跃,已立虚空,她身形一转,朝着那群奴隶厉声道:“没办法,只好送你们一程,”说着她凶光一露,脸色一狠,掌间顿时一股狂暴焰火暴涨而起,将正片上空映的通红,炙热的气浪让周围顿时燥热起来。

    那二十多名奴隶,吓得魂不附体,各个下跪求饶,他们不想死。

    在那一瞬,沈凌内心无比震动,在他心里哑婆一直就如善良质朴的母亲一般,可现在的他却完全看不懂,他沈凌杀人是杀别人欺之而杀,而滥杀无辜之人,他还做不到,这有背他内心的做人底线。

    或许哑婆是想杀人灭口,不想引起必要的麻烦,但就在哑婆说完的那一瞬间,他仿似看到了浸在她眼角的一丝泪,狠心中还带着一丝不忍,从而也让沈凌明白,哑婆这样做一定有她的苦衷。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沈凌一跃而出,挡在了众人身前,让所有人都是一惊,所有人都没想到沈凌会为他们求情。

    沈凌看向上空的哑婆,求情道:“婆婆,这些人是无辜的,还是放了他们吧,毅儿知道你在担忧什么,可毅儿知道滥造杀孽,有背天理,为了毅儿你不该这样做。”

    随后他指向身后一群人道:“他们虽然贪生怕死,但生死该由他们决定,再说他们已服下曾家毒丹,生与死就看他们自己造化吧,婆婆又何必去做这个恶人了。”

    灰衣女子明眸轻动了下,目光闪过一丝惊异,方才的一席话让她越发觉得自己的毅儿仿似变了一个人。

    一阵迟疑后,灰衣女子叹气道:“毅儿,你还小,根本不懂这个世界的险恶,婆婆杀他们自然有婆婆的道理。”

    接着又是一阵轻叹道:“也罢!随他们去吧,”说着她朝众人朗声道:“希望你们今后忘掉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若是有人借此传言,小心你们的人头,”说着她将一布袋扔在地上,冷冷道:“这里面是曾家的解药,各自服下立马滚。”

    听后一群奴隶如大赦一般,跪地拜谢不杀之恩,接着众人拿过布袋一一服下解药后便仓皇逃去,场中就只剩下沈凌和丁大力及哑婆三人。

    待人群散尽后,哑婆怒视着一旁的丁大力道:“你怎么不走。”

    丁大力蹑手蹑脚道:“我要一直追随我沈哥,当然不走了。”

    沈凌看了丁大力一眼,平静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我今是兄弟,以后也是,无论天涯,眼下你我还是暂时分开为好,这对大家都有利,再说现在你还不是跟着我的时候,”接着沈凌又拍了拍他肩道:“记住好好活着,混出个样来,有缘你我自然会再见。”

    丁大力满脸不舍道:“那好,我会去坎州的,到时候我们坎州见,叫一声沈哥,一辈都是我沈哥,”说着两人默契的击了一掌,接着丁大力起身朝南飞去。

    待丁大力走后,灰衣女子走进沈凌身前道:“他虽然天赋可以,但以后还是少和他接触才是。”

    沈凌苦笑道:“婆婆,是怕毅儿吃亏?”

    灰衣女子怔了怔,然后道:“毅儿,记住我们本不应显露于世,可现在似乎...”说着她又欲言欲止,轻叹道:“难道这就是命,还是天意。”

    沈凌被听得迷糊了起来,总感觉现在的哑婆怪怪的,从她的一言一行中能看出她在担忧着什么。

    见沈凌一脸无解,灰衣女子道:“毅儿,我们该走了。”

    沈凌反应过来,问道:“婆婆我们现在去何处。”

    灰衣女子一愣,心中暗叹:“是啊,现在又能去哪里,”可口中不自觉的说出了四个字:“回天和城,”说着一阵旋风骤起,瞬间二人的身影便消失在这荒漠之地,只留风声呼呼,没有人知道这里曾发生了什么。

  http://www.quanbenxsk.com/86/86904/200444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uanbenxsk.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uanben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