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青灯时代 > 第八章 天差地别

第八章 天差地别

    皇城中,一间幽暗的密室里,刚刚离开陈家的周若虚,确是恭敬的站在密室中央,微微低首,神态甚是谦恭。前方的黑暗中,似乎站着一个身影,看不清面容。

    “都办完了?”

    “是,都办完了。只是……”

    周若虚有些犹豫,黑影中的人听到他犹豫的声音。缓缓转身,露出一双淡绿色的眼眸,盯着张若虚,缓缓道,“怎么了?”

    被这双绿色的瞳孔盯上,周若虚只觉寒毛炸立,连忙道:“只是在把少主您给我的那抹七彩魂药,打入他体内时,他体内好像传出了一股能量,但这股能量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只是让在场的人都耳鸣了一下。”

    黑暗中的身影,又缓缓转过身去,沉思良久。

    “你说,这小子的母亲,有一个上界的师傅?”

    望着前方的背影,周若虚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若是有其他人看到,一定会震惊万分,这还是那个武魂境巅峰的高手吗?

    “确实。”,周若虚吞了吞口水道,松了一口气,当被这双绿色的眼眸盯着的时候,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命,很可能在下一瞬间,就被摄走了。

    “我当时去的时候,陈北海还想隐瞒,刚出陈家的时候,我的暗探就向我汇报了那里发生的事情,陈北山和他的妻子,还有他的师傅。很可能都去了北极风域。”

    “北极风域?”,黑暗中的人影,似乎有些惊讶。

    国师抬头,他还是第一次听出少主情绪如此波动。

    “你们下界之人当然没有听过北极风域的危险,要知道上界之人都是惊悚于其可怕,因为,据说去到那里的人,几乎没有出来的……看来这女娃的师傅,不是无名之辈,敢去闯一闯这北极风域,岂能是泛泛之辈。”

    “那少主的意思,那个小娃娃体内传出的能量,难道是此人留给他防身的术法?”

    被称为少主的人再次安静了良久。

    “应该不像,若是保护术法,以那人的手段,你早死了。”

    国师听闻此言,却是吓出一身冷汗,这刚才自己的小命,似乎在鬼门间绕了一圈。

    “好了,不用惊慌,听闻你说来,那位上界来人,似乎看不上这个将军,估计更看不上这个刚出生的小娃娃了,没对他动手已是仁慈!”

    “这七彩魂毒,真的如少主所说查不出来任何的踪迹,随着他的成长,经脉会逐渐枯萎?”,周若虚想了想,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周若虚问完这话,不待反应,就感觉到黑影中绿色的双眼瞥了自己一眼,那种遍体发寒的感觉,让他心中后悔,连忙补充道。

    “少主请息怒……奴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怕毁了少主的计划……”

    若有旁人在此,一定会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堂堂清风国国师,可谓是权力滔天,实力更是不知多深,竟然在人面前自称奴,这事恐怕说出去,无人会相信,但恐怕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情注定会被埋没在这间密室之中。

    “放心好了,怎么说这七彩魂毒也是上界都不可多得的奇药,它本身可不是毒药,从某些角度来说,甚至是补药……只不过经脉补的过多,也不是好事,将会消耗掉所有潜能,慢慢枯萎。就算是有人查起,也只会发现体内的经脉会生机勃勃,但却不知已被榨干了潜能!”

    周若虚却更加不解,皇帝赐婚,少主要杀他……

    “少主为何要将这珍贵之药,投给这么一个无关轻重的小娃娃?莫不是和少主的计划有关?奴要不要还做些什么?”

    “今天京城上空的惊雷声你听到了吗?”

    周若虚缓缓点头,“这当然是听到的,陛下因此卜了一卦,才让老朽去赐婚的。”

    “你们陛下那点微末功力能卜出来什么卦?我却也卜了一卦,竟然发现这小娃娃的命格,竟然有克我之意,简直荒唐!”

    周若虚猛然抬头,竟是不敢相信,但当对上那双闪着寒芒的幽绿色双眼时,又感觉整个灵魂都不受控制的悸动了一下。

    “这……这怎么可能,少主,神功盖世,岂是这蝼蚁能比……”

    “你也不用拍我马屁,这世间相生相克因果循环,本就如此。不过,我这个人做事,不喜欢有一点变数,既然已经察觉这个小娃娃是个变数,当然要斩草除根。哼!你要知道,这个世界很奇妙,也许你再强,手段通天。却很有可能,有一天会毁在一个蝼蚁身上。就如同我在那些人眼中也只是一个蝼蚁……哈哈哈!”,被称为少主人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周若虚的话,绿色的瞳孔中闪现出一丝疯狂。

    周若虚心头一跳,连忙拱手道:“少主神功盖世,定能问鼎苍天!”

    密室中沉寂良久,那双碧绿的瞳孔一直盯着周若虚,望着他不断颤抖的身躯,眼底深处浮现出一丝快感。

    “出去吧……”,黑影缓缓的闭上双眼,阴影归于黑暗,密室恢复寂静,那里仿佛从不曾出现过任何人。

    周若虚双膝跪地,叩首,良久再没有声响之后,他才缓缓站起,退了出去,一路上,头都没敢再抬一下。

    ……

    春去秋来,秋去春来,时光轮回……

    世间万物也在轮回,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挡住时间的脚步,转眼间,七年转瞬而过,这七年间,皇城中发生了许多事情,悲欢离和,爱恨情仇。

    但有两个人,从出生起,便一直被人们关注着,口中相传,经久不衰。这两个人,一个卑微到尘土里,一个高高在上不可触及,但偏偏这样的两个人物,却被命运纠缠在了一起。

    这两个人便是七年前同一天降生,而后被皇帝赐婚,一同成长起来的两人,其中一人便是陈家大长老之孙,镇国大将军陈北山之子陈涛,而另一位便是武道世家许家的家主千金许灵儿。

    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命运似乎开了个天大的玩笑。陈家的这位小公子,随着年龄的长大,渐渐发现,他竟然不会说话,整天只会对着人傻笑,一开始还没有觉得有什么,随着年龄逐渐的长大,竟然不识文字,不会说话,一见人就傻笑,嘴角总是挂着一条擦不干净的哈喇子。众人逐渐明白,这位小公子竟是一个痴!呆!

    至此,几乎所有人都不屑于多看他一眼,见他都是绕路,有的甚至捂住口鼻,厌恶之情不加掩饰。整个陈家都觉得丢脸丢尽了,这些年,如果不是在陈家大长老和陈北海两人的威慑之下,暗地里下了一条不为人知的指令,强调不管如何都必须保护好他。恐怕他早已被逐出家族,不知流浪死于何方。

    而另一边,许家的家主千金许灵儿,却是另一番天地,小小年纪,传闻便已是国色天香。据说,长相生得极其妖孽,身材气质实在不是七岁孩童所有。几乎每个见过她容貌的人,都要失魂落魄良久。多少青年才俊,不信传言,各种理由,去一睹她的芳容,但无一例外,全都是被其美貌震惊的无以复加。

    而当人们意识到,这样一个天之骄女与一个傻子有婚约时,那种愤怒的情绪可想而知。

    为此,不少世家到皇帝面前,希望能够收回圣旨,但皇帝始终以未见到镇国大将军实在不好就此收回为由,直言还需等见到镇国大将军那一天,这件事再做商议。

    所有人不由得叹气,镇国大将军已经消失了七年,杳无音讯。相传,他早已死在绝地之中,哪里还有回来的可能?各位对皇帝不愿收回这道圣旨,各有猜测,众说纷纭。

    但皇帝似乎铁了心,始终没有松口,许多人为此打点上下,找寻到后宫的各位妃子,甚至皇后询问此事,但毫无疑问,都不知皇帝那日到底卜到了什么卦,如此决心就是不肯收回圣旨。

    皇城里很多人不肯死心,多次找到许家家主、长老,希望他们找个名头或者理由,悔了这桩婚事,以许家的地位,坚决悔婚,皇帝还是要给些颜面的。

    但令人奇怪的是,许家平静的出奇,一点口风都没有漏出,特别是其家主,严禁大家讨论此事。这种状态,更让外界摸不着头脑。

    坊间传闻,更是离谱,有传言,这位陈涛公子,乃是皇帝私生子,还传的有模有样。还有的说是哪位上界大人物的私生子,据说,百年以后,这位神仙要下来接他,飞升上界,为此皇帝和许家才要极力促成此事。

    却不知此事会以何结果收尾……

    在皇城中北部有一座庞大的院落群,其间金銮玉凤,玉宇楼阁,花荣锦簇,更有数不尽的山石流水点缀其间。其富贵程度,恐怕与皇宫相比,都相差无几。

    一处清幽的别院中,泉水奔流间,有各种奇花相映其上,若有人不慎闯入此地,一定会感叹,真乃沁心平性的佳地。一处幽兰后,一座明珠镶顶,白玉龙凤纹柱的凉亭中,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坐在那里发呆,近看时,其眼眸中似有神光流转,微风吹过,面纱浮起,那美的惊心动魄的容颜似乎可以让见到的每一个人心潮起伏。

    这位天姿国色的少女此时似乎有什么心事,秀眉微皱,旁边的小侍女已是担忧的望着她良久,最终还是不由得叹了口气,轻声唤道。

    “小姐,你又在想婚事了吗?”

    (PS:新手写作,打字太慢,请大家见谅,每天保底一章,收藏数每加10个,加更一章~如果你觉得写的还凑合,请收藏,再来万分感谢!)

  http://www.quanbenxsk.com/85/85571/196214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uanbenxsk.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uanben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