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仙王传记 > 第9章 世态炎凉,何须悲伤(下)

第9章 世态炎凉,何须悲伤(下)

    半晌,那男子挥舞的拳头,迟迟未到。

    鹿清月一睁眼,发现鹿昭阳不知何时进来,擒住那男子的拳头,使之动弹不得。

    “想要你儿子活命,就给我闭嘴!”

    鹿昭阳甩开他的拳头,冷声道。

    “这个庸医,害死了我儿子!”年轻男子嘶吼着,通红了双眼。

    “嗯?!”鹿昭阳瞪了他一眼道:“你再废话,就是在看着你儿子死去。”

    那男子闻声,顿时歇了菜,但是依然睚眦欲裂:“好,我让你治,治不好!我要她陪葬,不,我要你们悬济堂陪葬!”

    “昭阳……”鹿清月泪眼朦胧。

    “没事,放心,有我在!你先去看看莲姐。”鹿昭阳微微一笑,安慰着她。

    “嗯!”鹿清月颔首轻点,去将莲姐扶了起来。

    鹿昭阳来到病床前,左手一把将小男孩倒提了起来,右手屈指成剑,在他后背点下几个穴道,而后掌中微微渡出几道灵气,啪啪在小男孩后背拍了几下。

    顿时,一道只有鹿昭阳看的见得黑雾被排除孩子的体内,接着被鹿昭阳抹灭。

    “你干什么!快还我孩……”

    从昏迷中醒来的孩子的母亲,见到孩子被如此对待,心如刀绞,恨不得所有的痛楚都有自己来承受。

    她嘶吼着,冲过来想要从鹿昭阳手中抢过孩子。

    然而下一刻,整个诊疗室里变得十分安静。

    “咳咳咳……”

    原本气若游丝生命堪忧的孩子,突然剧烈咳嗽,哇的一声,咳出一口像是果冻一般,浓烈而腥臭的块状物!

    此刻,有人看着那地上的东西,腥臭的味道使人忍不住反胃。

    鹿昭阳又运起灵气,从孩子的喉咙顺着按到胸前,那孩子瞬间呼吸渐渐顺畅起来,面色也逐渐恢复正常。

    鹿昭阳抬头看向鹿清月,道:“月姐,针袋借我一用,再给这个孩子扎几针,就可以痊愈了。”

    “好!”鹿清月闻言,就要将银针袋递给鹿昭阳。

    却见那小男孩突然醒来,从病床跳下来,躲在年轻妇女的身后,十分畏怯地看着鹿昭阳,拉扯着年轻妇女的裤脚,委屈又可怜,哀求道:“妈妈,妈妈,钰儿已经好了,钰儿不想打针,打针屁屁疼!妈妈带钰儿回家吧。”

    “好好!钰儿乖,咱不打针,妈妈带你回家!”

    女子喜极而泣安慰,男子也走了过来,深情抱住母子二人。

    这一刻,没有什么比儿子的健康,更加值得高兴与欣慰了。

    这时的眼睛男脸色十分难看,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异物卡住这茬呢?

    鹿昭阳盯着那孩子,若有深意地笑了笑,道:“虽然你儿子现在看起没什么大碍,但是为了根除病根,最好还是要以中医针法扎几针。”

    男子冷冷扫了鹿清月一眼,冷笑道:“就你们这样的权威中医?简直就是草菅人命的庸医,我还感让你们医治我儿子?”

    鹿昭阳眉头一皱,有些生气了。

    世风日下,也别这样过分……

    那男子又接着道:“你们应该庆幸,我儿子没什么事,不然,我绝对让你们陪葬!”

    说罢,男子带着母子俩就要离去。

    却听得御临风冷声道:“我救了你儿子,你没有一丝感激之心,反而态度如此恶劣嚣张,出口妄断别人生死。你记住,这是一个讲法律讲法治的时代,哪怕你权高位重,上海钜亨,也不是你一个人只手遮天的天下!善恶到头终有报!而我本着医者仁心提醒你一句,你儿子的病不简单,非一般的医疗机构可以治疗。如果你现在不治疗,今后病情复发,到时候就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活。”

    话音一落,眼镜男一声冷笑,道:“怎么,你见不得别人家儿子好,这还没出门,就诅咒人家?”

    “草拟吗,你这是在诅咒谁呢?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

    那男子此刻突然青筋凸起,就要暴走,却被那年轻妇女拉住。

    “哼!我们走着瞧!我姐夫是西城市卫生厅厅长,你们悬济堂草菅人命之事,等着被查吧!”男子冷哼一声,带着两人,摔门而出。

    然而,就在一家三口走出门时,那个孩子竟然转过头来,冲着鹿昭阳挑衅地笑了笑。

    那么阴翳而冰冷。

    鹿昭阳心中轻笑,他知道,这个孩子沾惹上的脏东西很不一般。

    但那已经不是他的管辖范围了。

    一场风波平息。

    世态炎凉,人世冷暖,不外如是。

    很多时候你以为自己做的问心无愧了,但在别人眼里,却怎么都是错的。

    尤其是医生这个职业,这种人世冷暖的事,太常见了。

    世间多少医术高超的医生因为这样的‘冷暖’,乱了医道之心,从此一蹶不起……

    “什么人嘛!简直太可气了!”

    “就是,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是啊,别人救了他儿子的命,不但不感谢,反而口出狂言,要这个要那个陪葬!”

    “真是气死人!”

    诊疗室里,一众医师怒不可遏。

    鹿清月为莲姐处理完伤势后,一一言不发,神色有些委屈。

    在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后,终于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鹿昭阳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走到她身旁,安慰道:“月姐,别往心里去。世态炎凉,何须悲伤……因这种而委屈自己,不值得!”

    “我知道…………”鹿清月拭去泪水,莞尔一笑,而后问道:“对了,昭阳,你之前说,那个孩子的病不简单,是不是与那块散发恶臭的果冻块状物有关?”

    “是的。”鹿昭阳回道。

    鹿清月沉思了片刻,问道:“昭阳,连我都没看出来,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孩子以前患过隐疾的?”

    鹿昭阳笑了笑,道:“呃……因为,我是个神仙啊,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

    “???”

    鹿清月一脸黑人问号,怔忡了片刻,随手拿起一本书,丢向了鹿昭阳,愠怒道:“好啊,你个臭小子,一年多没有好好收拾你,皮痒痒了是吧。”

    鹿清月说着,扬着粉拳,冲了过来。

    “月姐饶命啊!”鹿昭阳求饶:“我真的是神仙啊!”

    “你还说……”鹿清月掐得更用力了。

  http://www.quanbenxsk.com/70/70750/150126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uanbenxsk.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uanben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