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仙王传记 > 第8章 世态炎凉,何须悲伤(上)

第8章 世态炎凉,何须悲伤(上)

    翌日清晨。

    鹿清月睡眼朦胧,来到客厅,发现鹿昭阳已经做好了早餐。

    牛奶面包加鸡蛋。

    “月姐,早安。”鹿昭阳笑道。

    “早安,昭阳。”鹿清月微微莞尔,美得惊人。

    她洗漱一番,来到餐桌前,刚刚坐下,吃得一口面包,桌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鹿清月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急促而焦急的声音:“清月,你在哪里?快点来济世堂,出大事儿了?!”

    鹿清月放下筷子,眉头一皱,道:“莲姐,出什么事儿了,你慢慢说……”

    电话那头的莲姐,道:“你赶紧先来济世堂吧,今天早上突然来了一个急诊,坐诊的医师都束手无策……”

    鹿清月闻言,柳眉深皱,虽然她与段贝杉在医术上有着本质上的矛盾分歧。

    但是,悬济堂,是母亲的老师一手创办的,多年来一直对鹿清月一家恩重如山。

    袖手旁观,她做不到。

    而学医之道,济世救人,是鹿清月的信念。

    她,还有一个伟大的梦想。

    那就是振兴中医之道。

    无论于公于私,她都不可能坐视不管。

    “昭阳,你自己先吃吧,济世堂出了个急诊,我得赶紧过去……”

    在挂了电话之后,将桌上的牛奶一口喝尽,和鹿昭阳说了一句,鹿清月便起身回了她的卧室更衣。

    鹿昭阳风卷残云,迅速解决战斗。

    鹿清月出来时,他早餐打包好,递给了鹿清月,道:“车钥匙给我吧,我送你去……反正我在家也是闲着,不如给你当个司机兼职保镖……”

    “好!”鹿清月愣了愣,接过早餐,将车钥匙丢给了他。

    …………

    十分钟后,鹿昭阳和鹿清月来到了悬济堂。

    诊疗室里,一对年纪二十七八的年轻夫妻,正在哄着一个嘶声竭力哭闹的小男孩。

    那孩子五岁左右,在年轻女子的怀里疯狂挣扎着,哭的嘶声力竭,伴着上气不接下气的症状,还带着一丝不同寻常的声音。

    鹿昭阳眉头微微一皱,双眸一凛,竟然看见那孩子的天灵之上,萦绕着一道虚无缥缈的黑煞之气。

    顿时,他嘴角划过一抹弧度,心中有所计较。

    “鹿医生,您终于来了,求求您,救救我儿子吧……”

    年轻夫妇看见风火驰援的鹿清月,焦急中带着一丝哭腔,就要跪了下来。

    鹿清月将两人扶起,让其把孩子放在了病床上。

    而后探了探孩子额头,又号了号脉象,安慰两人,道:“放心吧,孩子没有大碍,只要扎几针就好了……”

    鹿清月说着,请一旁的莲姐帮忙取来针袋,和一针镇定剂药。

    就在莲姐正要为孩子打镇定剂时,却突然听得鹿昭阳开口说道:“莲姐,不能给孩子打镇定剂,这不是一般的受惊吓,如果按照以往的诊治方法,加重孩子的病情事小,恐怕还会出现更严重的后果……”

    众人闻言,纷纷朝鹿昭阳看了过来。莲姐愣住,看向鹿清月,问道:“清月,我……”

    鹿清月眉头一皱,道:“昭阳,可不能乱说……”

    鹿昭阳笑了笑,看向夫妻两人问道:“你这孩子,以前患过隐疾,差点丢了性命。虽然治疗过,但却一直没有断根。并且,你们今天来的时候,去过阴地……”

    鹿清月、莲姐以及此刻的一众医师,都十分惊诧,又看向年轻夫妇求证。

    年轻夫妻闻言,顿时一愣,片刻才回过神来。

    关于自己孩子患过隐疾之事,他们从未提及,而今早来之前,也的确去过阴地。

    但是也没有跟谁提及,可这个眼前的年轻人,又是如何知道?

    年轻男子看着鹿清月,问道:“鹿医生,这位是……”

    “我弟弟……鹿昭阳……”鹿清月道。

    “他也是一位中医吗?”年轻男子道。

    “中医?他要是中医,我就是华夏第一神医!”

    没有等鹿清月回答,一旁一个眼镜男推了推眼镜,昨天鹿清月两人的话,让他对鹿昭阳满是嫉妒与仇恨:“他只不过是一个被人前女友抛弃、被公司开除,现在走上了吃软饭的三无游民……”

    他话音一落,两道杀气陡然朝他看来,鹿清月冷冷看着他,道:“如果再有下一次,我绝对对你不客气!”

    眼镜男嘴角一阵抽搐,有些畏惧了。

    鹿清月转身,看着鹿昭阳道:“昭阳,你先出去吧,如果有需要,我再叫你!”

    “好!”鹿昭阳应了一声,便出了诊疗室。

    此时的莲姐在鹿清月的授意下,孩子注射了镇静剂。

    那孩子顿时安静了下来,鹿清月给施了几针,看着年轻夫妻二人,道:“好了,不用担心,一会儿孩子醒来,就没什么大碍。等下我再给孩子开几味安神养身的药剂,按时服上一个疗程,慢慢就恢复了。”

    “谢谢鹿医生!”

    两人闻言,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着了地。

    两人话音未落,突然,那孩子瞪的一下坐起身来,嘴角噙着一抹诡异的弧度,随后面目狰狞,哭得凄惨瘆人。

    年轻夫妇顿时慌乱,看向鹿清月哀求道:“鹿医生,你快看看,我儿子这是怎么回事啊?”年轻男子一边安抚着孩子,一边问道。

    鹿清月顿时吓得俏脸一阵煞白,额头汗珠如瀑,她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病状。

    而此时的孩子突然身体剧烈抽搐起来,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双眸翻白,口吐白沫,眼看就要休克过去。

    一旁众医生生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这要是出了人命,恐怕真个悬济堂都得遭受前脸啊……

    “钰儿!钰儿!你快醒醒,别吓妈妈啊!”

    年轻妇人眼见吓得魂不附体,一屁股瘫在地上大哭。

    “鹿清月,你倒是救救我儿子啊!”年轻男子也慌了,失去了冷静!

    鹿清月不停地做着心肺复苏的紧急救护。

    然而却回天乏术,那孩子面色铁青,深沉如黑墨,气若游丝,眼看就要断了气。

    “钰儿!”年轻女子悲呼,昏了过去。

    “草拟吗!鹿清月你这个狗屁庸医!老子弄死你!”

    年轻男子这一刻终于失去了理智,冲上前来,就要打鹿清月。

    莲姐前来拉架,反而被男子一脚踹开,摔在一旁疼得眼泪直流。

    鹿清月双眸噙着泪水,心中愧疚万分,没有躲避,咬牙接受。

  http://www.quanbenxsk.com/70/70750/150124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uanbenxsk.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uanben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