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崛起于武侠世界 > 第一百六十一章:祝玉妍的往事

第一百六十一章:祝玉妍的往事

    李云飞奇怪的看着好像变聪明的单婉晶,他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单婉晶是这么的聪明,她竟然能从这些点点滴滴中看出自己和祝玉妍的关系。这太让李云飞惊讶了。不过,李云飞答应过祝玉妍不说出这些关系。所以,他只有再骗骗单婉晶了。而且,他也不想让单婉晶为了自己和祝玉妍的关系难过。

    (色色

    李云飞摸了摸单婉晶的头发,轻轻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就算是那些人不和你动手。这也不能说明祝玉妍是你外婆啊!那些人也许是看你武功太差,所以,才不想和你动手的啊!要不,就是你太漂亮了,和你交手的那人,被你迷住了!”

    单婉晶破涕为笑,拍了李云飞一下,道:“你不知道,当时,那人本来是想和我动手的。结果,祝玉妍“哼”了一声,他就不敢动手了。后来,我看自己也伤不到他,索性就停了下来。那人看见我停了下来,也停了下来。你不感觉奇怪吗?我和他又不认识。”

    李云飞心中暗骂祝玉妍。你就让单婉晶他们打起来好了,只要注意不伤到了她不就行了。现在,李云飞也不好说什么了。搞的李云飞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单婉晶看着李云飞愣在那里,然后,接着说道:“你当时不在。你没有看见,当时祝玉妍看我的眼神,好像是我母亲看我的眼神一样。都是那种充满了慈爱的眼神。我…我不知道怎么办了?你知道吗?我母亲曾经对我说过,我的外婆也是魔道的一个地位很高的人。结合在一起,我敢肯定祝玉妍就是我外婆!”

    李云飞拉起单婉晶道:“就算是她是你外婆!那又怎么样呢?难道你想和她相认?”

    “不!”单婉晶摇摇头,道:“我只是想知道她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从小到大,就没有见过父亲。只有一个母亲。没有兄弟姐妹!没有任何玩伴!好像除了母亲外,我没有任何亲人一样!我想知道,到底有没有和我有关系的人!我听我母亲说过,她被我外婆伤的很深!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不想告诉我。我怎么问也问不出来。”

    李云飞叹了口气道:“既然你母亲不想告诉你,那自然有她的想法?也许,她是为你好呢?你要相信你母亲。你要知道,她也只有你一个亲人,她是真心爱你的!”

    单婉晶一下“扑”在李云飞的怀里,然后,拉着李云飞的衣服,“呜”“呜”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知道,母亲她把我带大,花了很多心血。可是,我就是想知道我还有什么亲人。你告诉我好吗?”

    “你为什么要问我呢?”李云飞奇怪的问道:“你就这么肯定我知道?也许我不知道呢?”

    “不,你知道!”单婉晶肯定的说道:“你肯定知道这件事。我听见你说过很多江湖上的秘史。那些关系你都能知道,我的事情你也一定能知道!请你告诉我好吗?”单婉晶拉着李云飞的衣袖,不断的摇摆,然后,撒娇道:“你高诉我好吗?你就靠诉我拉。你平时什么都知道,你一定也知道我的这件事!好不好拉。靠诉人家了!你要是不告诉我,或者说你不知道,我就赖在你这里,不回去了!我让你连叫都睡不着。”

    李云飞被赖的没办法了,这也怪他的那张嘴,什么事情都往外说,武林秘史,一堆一堆的往外说。搞得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一样。现在没办法了。要是不告诉单婉晶,恐怕自己会被她缠死的。

    李云飞叹了口气,道:“你真想知道?”

    “是的!”单婉晶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我真的想知道!告诉我吧!”

    李云飞喘了口气,整个人坐了下来,点点头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当年,祝玉妍算得上是魔门第一才女。不,魔门年轻一辈的第一美女。第一才女!年纪轻轻就把《天魔策》中的《天魔秘法》练到了第十七层!武功也算的上魔门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只是,她遇到了一个男人!一个让他恨了很多很多年的男人!”

    “谁?”单婉晶好奇的问道。

    “石之轩”李云飞叹了口气,道:““邪王”石之轩!当年的石之轩远远没有现在的武功!花间派传人的石之轩就是在哪个时候,出现了。带着几分忧郁,带着一身的骄傲,施施然的出现在祝玉妍的面前。”

    李云飞深深的呼出一口气,道:“你知道吗?在石之轩没有练习《不死印法》之前,那时候的石之轩也许就像现在的侯希白一样。只是一个笑容可掬,善画嗜酒的风流才子。你见过侯希白,你应该知道,侯希白,哼…”

    单婉晶点点头,道:“我知道他,只是这些和我身世有什么关系?”

    李云飞长笑道:“你接着听我说,这些不说出来,怎么让你知道你的身世呢!当时,哪有什么魔道之争,哪有什么江山之战。祝玉妍就像是一朵最美丽的花一样,周旋在“宋缺”“鲁妙子”“晁七杀”“岳山”这些黑白两道最出色的,最顶尖的人物之中。祝玉妍简直就是江湖上最美丽,最受欢迎的女人吧!只是这个时候,石之轩出现了!”

    李云飞摇摇头,道:“也许作为花间派传人的石之轩和现在的侯希白一样,都是那样的风流才子。只是,石之轩有着一种气质,那种气质是候希白永远都不可能具备的,那就是石之轩那一份流淌在骨子的桀骜不驯,那一份永远不甘居于任何人之下,哪怕一个人面对整个天地,他也不会挑一下眉的桀骜不驯!”

    李云飞笑了笑,道:“鲁妙子曾经和我说过,花间派的传人能给人一种深深的孤独感,甚至是不断追求孤独,可是,这只是形容石之轩的。鲁妙子和侯希白从来都没有见过,他这二十多年,甚至三十年固守小楼,他根本就不知道。侯希白是谁!他说的只能是石之轩!”

    “我怎么听不懂啊?”单婉晶问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我根本就没有听到关于我的事!”

    李云飞笑道:“不把以前的事情说完,我根本就没法和你说出你的身世,甚至你母亲为什么恨你外婆!等我说完了,你就全部知道了!”

    李云飞接着说道:“花家派,哪怕是石之轩的天纵奇才。可是,花间派的功法却限制了石之轩的发展,任石之轩再天纵英才,其成就仍然无法超越本派承传心法的限制,于是心比天高的石之轩不得不承认花间一脉在两派六道不入流,这样的现实难免会让他有些忧郁、有些不甘,有些愤世嫉俗。就这样,他带着这种气质出现在祝玉妍的身前。石之轩的气质连祝玉妍都为之倾倒!”

    “他们相爱了?”单婉晶问道。

    “哪有这么简单!”李云飞接着往下说道:“祝玉妍修炼的是《天魔策》上的一套仅次于《道心种魔秘法》的功法,《天魔秘法》!武功出神入化。围绕在她身边的都是中原武林的一代俊杰!石之轩未必会输给他们,但是,他们也给石之轩带来了强大的压力!”

    李云飞笑道:“你要知道,向雨田那时候已经以死避世!邪极宗没有宗主,影响力自然大减!于是,祝玉妍成了魔道的新一代领头人!花间派的功法又怎么比的上阴葵派的功法呢。加上花间派的地位又在阴葵派之下。任何一个正常男人,恐怕对于自己心仪的女子在各方面均超过自己,也还是会有些心结。更何况石之轩是一个如此骄傲的男人。”

    “然后,他们就分手了?”单婉晶问道:“不会吧!”

    李云飞笑了笑,道:“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当石之轩明白自己比不上祝玉妍后,他就努力的突破了自己的心境。他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成为另一个宗派的传人!这样,他就能两相印证。增加修为了!于是,在祝玉妍的支持下。石之轩成为了补天阁的传人!石之轩不愧是天纵奇才。他把这两套武功成功交融在一起,创出了一套惊天的功法《不死印法》。于是,祝玉妍不顾自己已经练至十七层的《天魔秘法》。和石之轩在一起了!”

    “那不就好了吗?”单婉晶道:“有情人终成眷属啊!”

    李云飞摇摇头,道:“不,哪有这么简单啊。终成眷属!要知道,石之轩练的是两套完全不一样的功法!一套是花间派的功法,这套功法讲究的是潇洒,讲究是生气盎然!而另一套是补天阁的功法。讲究冷漠,讲究无情!所以,很可悲,石之轩成了精神分裂了!”

    “精神分裂?”单婉晶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李云飞苦笑道:“怎么说呢!就是他有时候潇洒,有时候无情。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是,偏偏这个时候,祝玉妍的师傅听说了此事。被气死了!培养了自己这么久的师傅死了!祝玉妍就找到了石之轩。”

    

  http://www.quanbenxsk.com/2/2415/2618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uanbenxsk.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uanben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