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病娇摄政王在新婚夜疯狂作死 > 第14章 这封信是哪儿来的

第14章 这封信是哪儿来的

第14章 这封信是哪儿来的 (第1/2页)

这是春姨娘最得力的大丫鬟竹儿!
  
  想到自己刚闻到的药材味,她有了一个主意,前提是得有人帮她一把才行。
  
  谁会帮她这个忙呢?
  
  暂时想不到的唐滢滢,将此事放在心头,并不着急,此事是急不来的。
  
  “掌柜的,麻烦给我这些药材……”她细说了自己所需的药材。
  
  要解毒和治伤,是需要很多药材。
  
  难得有机会出来,她得将自己所需的东西都买齐。
  
  买齐了所有东西的唐滢滢,准备和小梅走路回摄政王府时,却被暗卫强迫上了马车。
  
  再一次体验了生不如死的滋味。
  
  回到摄政王府,她便想瘫在自己的床上,好好的歇息歇息。
  
  可墨辰却将她带来了地牢。
  
  亲眼看到了刚遭受过一轮折磨,全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的月儿,是如何挣扎着求饶的。
  
  那虚弱的声音,几乎听不到。
  
  唐滢滢没一丝情绪波动的看着,也明白墨辰带她来这里的目的:“摄政王,我看完了,请问可以回自己的院落了吗?”
  
  “王妃,王妃,求求您救救奴婢。”
  
  月儿费力的睁开眼,无比虚弱的看着唐滢滢,那眼神如同在看唯一的救命稻草。
  
  唐滢滢看了眼面无表情站在那,难掩矜贵的男人,又看了眼月儿,敷衍的说道:“你老实交代一切,摄政王便会放了你的。”
  
  月儿断断续续的说道:“奴婢已是全交代了。”
  
  唐滢滢微微一笑:“你真全交代了?”
  
  “你可有交代,你为何要撺掇我替嫁,为何要栽赃我盗取军事机密,又为何死活不肯承认?”
  
  她每说一个字,月儿便抖一下,瞳孔不断的缩放。
  
  竟是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哎呀呀,这就晕了啊,真是胆小呐。”唐滢滢惊讶的捂嘴。
  
  “是啊。”墨辰似是而非的来了这么一句。
  
  听得唐滢滢一颤,脑海中浮现出那日受到折磨的景象来,当即便要离开。
  
  却被墨辰一把抓住了手腕,强行拖着到了那一样样的刑具面前:“知道这些刑具的名字吗?”
  
  其中大多数的刑具,曾用在过唐滢滢的身上,看得她的头皮一阵阵发麻:“摄政王让我看这些,有何用意?”
  
  墨辰随手拿起带倒钩的鞭子。
  
  鞭子那暗沉的颜色,散发着的淡淡的血腥味,无一不刺着唐滢滢的神经。
  
  当初她被关在这里时,这条鞭子可没少折磨她。
  
  “摄政王有话不妨直说。”
  
  墨辰用鞭子挑起她的下颚,一双乌黑的眸似寒潭,深不见底:“你和月儿主仆情深,想来理应和她在一起,说不定会让她老实交代。”
  
  唐滢滢妈骂娘的心都有了,赶紧往后退了几步:“摄政王想知道什么,问我就是了,用不着来这一套。”
  
  她的伤势还未痊愈,若是再受刑罚,恐怕会真死翘翘的。
  
  墨辰却是毫无温度的笑了下,睥睨着她:“那你说说,我想知道的。”
  
  唐滢滢心道,我哪儿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我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
  
  “摄政王,我不懂你的意思。”
  
  墨辰扬手便是一鞭子打在地上。
  
  ‘啪’的一声响。
  
  刺得唐滢滢一抖,脸色相当的难看:“摄政王,你便是打死我,我也无法说出你想要的答案。”
  
  墨辰刚要说点什么,余光看到全安走了进来,问道:“何事?”
  
  全安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唐滢滢,恭敬的朝墨辰行了一礼,靠在他的耳边低声的说道:“王爷,替嫁的事……”
  
  墨辰闻言,看唐滢滢的眼神微变,夹杂着些许不明的情绪。
  
  他挥手示意全安退到一旁,往唐滢滢的方向走了几步。
  
  逼得唐滢滢往后退了好长一段距离,警惕又防备的盯着他:“摄政王有话直说。”
  
  这人看她的眼神,好生奇怪啊。
  
  难不成是,又要折磨她?
  
  墨辰随手将鞭子丢了回去,嗓音微淡:“滚吧。”
  
  唐滢滢一怔,随即快步走了,连头也不回。
  
  这个狗男人有大病,非常严重的那种。
  
  “王爷。”全安欲言又止。
  
  墨辰淡淡的嗯了声,眉眼间淬上了一层寒意:“此事按着,她还有用。”
  
  全安明白的应了声‘是’:“那唐大小姐那边……?”
  
  “她仍有嫌疑。”此事没这么简单。
  
  他倒要看看,真正在幕后搞鬼的人,是谁。
  
  而回到自己院落的唐滢滢,面对的是青霜那张厌恶的冷脸,不悦的蹙了下眉头:“青霜,我想你还没弄清楚你的身份。”
  
  “我再不得宠,那也是摄政王府的女主子,是摄政王妃,不是你这个下人能随意甩脸子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夜的命名术 深空彼岸 你有种就杀了我 寒门崛起 从契约精灵开始 世子很凶 退下,让朕来 农夫凶猛 精英妾:状师王妃 你们练武我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