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膛线 > 第十三章 兄长

第十三章 兄长

演习已经结束了接近两个月的时间了,这段时间每天都有人来到一营来大厅那个狙击手的事情,不过,由于营里面谁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所以蓝军那边的人也就没有查到什么,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虽然段松峰知道那是自己的连长,姜刚知道那是自己的老战友,但是都被白鲸警告不许说出去了,两个人也很郁闷,这是多好的一个机会,要知道蓝军那边既然来找白鲸,就说明他们已经看上白鲸了,虽然说不能去当官,但是当个兵,也可以保证以后的生活啊,再者,就算是当兵,以白鲸的身后,脑子,指挥才能,爬到指挥员的位置指示时间问题,他为什么不干呢?

    而且到了蓝军那边,白鲸的档案的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其中的缘由想来只有白鲸自己知道了,在演习结束之后,出了平常吃饭,和训练的时候跟战士们在一起,一些休息时间,白鲸都是一个人跑到山上,谁都不知道他到底去哪里做什么。

    这一天,晚上的训练结束了,白鲸没有回到宿舍楼里去睡觉,在查完了铺之后,穿上衣服,一个人跑上了山,站在山顶上,眼神迷离的看着远处,身体不住的颤抖。

    白天白鲸自己一个人去了卫生队,之后,又由卫生队派车去了师里面的野战医院,得出的结果,让白鲸虎躯一阵,他不敢相信的跑出医院,在训练场上大叫。兰庆天跟在自己的连长身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十月的夜很凉,凉到冷。

    白鲸一个人坐在山顶的石台上,从山上俯视整个连队,那感觉,真的很好,可是白鲸想到不久自己就会离开,眼泪还是夺眶而出。

    其实团政委柏景民在几天前就已经注意上了白鲸,这个战士以前都是很开朗的,为什么最近好像很失落的样子?柏景民是白鲸以前的教导员,六年的时间已经坐上了团政委的位置,对于白鲸,柏景民有一种犹如兄弟一样的感情,他知道白鲸是个孤儿从小是在部队的孤儿院里长大的,而那时,柏景民就一直在照顾着白鲸,也许是姓氏上的相近,白鲸在内心中早就已经把柏景民当成了自己的兄长。

    柏景民默默的站在白鲸的身后,而白鲸也知道他的到来,只是没有说出来。

    “小白,最近我看你怎么很失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跟我说说,或许我可以帮助你。如果是因为退役的事情,还有六个月的时间呢,大家都在想方设法的帮助你,放宽心。”柏景民淡淡的说道。

    “政委,天凉了,你还是回去吧,明天还有事情需要你处理呢。”白鲸的声音有些哽咽,听出来刚刚哭过。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这个铁血战士哭了呢?难道仅仅是因为退役吗?不,绝不是。

    “不,你是连队基层干部,你的责任比我可大多,你告诉我究竟怎么了?从演习结束你就一直这样,我不相信只是因为退役。你从小就很坚强,你一定有事情瞒着我,你转过来,看着我。”柏景民把白鲸扳过来注视着他说道。

    “政委,我……我……”白鲸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眼泪却先喷涌而出。

    “怎么了这是?你怎么了?”柏景民看着白鲸,不住的问道,对于这个小弟弟,柏景民还是非常关系的。

    “政委,我,我以后再也拿不起枪了。”白鲸举起自己的右手,只见那只手不受白鲸控制的轻微的颤抖着。

    “这,这是怎么回事?”柏景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忙问道。

    “我也不知道,其实在演习的时候我就有所感觉,不过我以为是劳累所致,但是最近抖得越来越厉害了,我去了野战医院,他们告诉我是帕金森综合症,哥,我以后再也拿不了枪了。”白鲸扑进柏景民的怀里大声的哭道,对于这个唯一的亲人,白鲸已经抛去了身上所有的伪装。

    柏景民知道什么叫做帕金森综合症,他抱住自己怀里的白鲸,轻轻的拍打着他的后背,对于这个结果,柏景民甚至有些愤怒,为什么?为什么让他接受这些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不过,柏景民也是无力回天。现在右手已经开始发抖,那么一年以后别说拿枪了,可能连筷子都拿不稳。

    帕金森病的英文原名为Parkinson'sDisease。因为詹姆士•帕金森(JamesParkinson)于1817年在英国发现此神经综合症。因此,在中文,帕金森病中的帕金森一词由Parkinson翻译而来。

    震颤,表现为缓慢节律性震颤,往往是从一侧手指开始,波及整个上肢、下肢、下颌、口唇和头部。典型的震颤表现为静止性震颤,就是指病人在静止的状况下,出现不自主的颤抖。主要累及上肢,两手像搓丸子那样颤动着,有时下肢也有震颤。个别患者可累及下颌、唇、舌和颈部等。每秒钟4~6次震颤,幅度不定,精神紧张时会加剧。不少患者还伴有5~8次/秒的体位性震颤。部分患者没有震颤,尤其是发病年龄在70岁以上者。

    显然白鲸的属于那极少部分中的一员,不过这已经让这个战士惊恐了。

    “别哭,别哭,不要忘记,你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种一名优秀的指挥官,我曾经告诉过去,师长也曾经对你说过,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对自己失去信息,不论时候都要相信自己的士兵,这是一个指挥员的准则,所以,现在你还没有必要慌张。这个病,不是绝症,还有治愈的机会的,别灰心。明天,我安排你去野战医院疗养,放心,会调理过来的,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去做手术。”柏景民不无担心的说道。

    虽然这样的安排白鲸,但是他知道,虽然白鲸年轻,虽然这个病才开始不长时间,但是虽然有治愈的希望,但是那失败的几率也是很大的,毕竟谁都不能打包票一定会治好,但是只要有那一线生机,不还是要试试吗!总不能放弃!!

  http://www.quanbenxsk.com/1/1862/1933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uanbenxsk.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uanben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