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刺客残月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结局篇——遗言(下)

第三百四十六章 结局篇——遗言(下)

    小金子生了火,树枝烧得噼啪作响,黑漆漆的破庙里有了一点生机。梁翊说完“心口疼”以后,就一直昏睡着,雪影小心翼翼地给他清洗伤口,小金子紧张地坐在一旁等着。

    等得太无聊,小金子抬起头,看到了慈眉善目的佛像,不禁双手合十祷告起来:“如果能保佑我哥平安无事,以后我会一心向佛,年年来给您送香火!”

    或许是听到了他的祷告,梁翊咳嗽几声,醒了过来。他听到了柴火燃烧的声音,可是却看不到任何光亮。他抿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喃喃道:“好黑啊!”

    他能醒过来,就足够让雪影开心了。小金子更是欢呼雀跃,趴在床,一脸期待地问:“姐,我哥哥是不是快好了?”

    雪影又把了一下脉,笑容一下子凝固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梁翊自知大限已至,露出了一抹微笑。他清清嗓子,喊道:“小金子,你过来。”

    “哥,我一直在这里呢!”

    “金家的残月弓,我放在鸡鸣寺里了,等风声过了你就去取。还有剩下的三支梅花箭,放在余海祖宅,在祠堂里的供桌下,遇到危险时,你可以去取。”

    小金子忙不迭地点头:“等我取出来,你还得教我呢!”

    梁翊心里一酸,顿了一下,方才说道:“残月弓的要领,我几乎全都教给你了,你自己练习即可。《挽弓十二式》的后两式,一招是袖藏梅花,一招是‘招魂七日疯’,可以说是天下最为阴毒的招数。‘七日疯’的皮囊乃文家大嫂所赠,只要将箭放在里面三个时辰,中箭之人便无药可解,七天之后会全身溃烂而死。我用这招杀死了张英,只不过他功力异于常人,潜伏十天才发作…皮囊和残月弓一起,都在鸡鸣寺…你去取的时候,务必要好好感谢住持慧远大师…在我落魄时,他是难得向我伸出手的义士,今后,你要将他当做师长一般尊重…知道了吗?”

    小金子越听越难受,哥哥又是在交代遗言吗?他不敢问。梁翊又大口呼吸了几下,方才说道:“梅花箭是袖箭,若掌握不好,极易被手指妨碍。你缺一根指头,反而会比常人更加得心应手,现在想来,这也许是天意,让你成为梅花箭的主人…只不过,‘梅花箭’和‘七日疯’都是最阴毒的招数,我们金家一向光明磊落,最不愿听‘背后放冷箭’之类的话,因此我练弓时,父亲都不允许我出阴招。你知道为什么祖父会发明这两招吗?那是因为…因为…这世上…有太多阴险之人,防不胜防…而金家人太过耿直,难免会造人算计。到了生死存亡之际,这两招任何一招都能让金家子孙化险为夷…但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使用,否则会败坏金家名声。此番我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用梅花箭杀死蔡赟,用七日疯杀死张英…算是跟他们同归于尽了…”

    梁翊一口气说了很多,嘴角又流出鲜血来,雪影心如刀绞,用湿手帕给他擦了去。小金子泪流满面,只顾频频点头。梁翊又说道:“父亲的忌日,应该是三月二十一日,其他家人的忌日都是三月二十二日,除了清明节,你要按时去余海祭奠。对了,还有阿珍,她是腊月二十九走的,你去看她的时候,给她买几身漂亮衣服,再给她带些首饰,她最喜欢这些…”

    “二哥…我求你不要再说了…”

    “我走了以后,你还要扶持嫂嫂、侄儿,我给他们母子俩留了足够多的钱,但你要在暗中保护他们,不得让他们有闪失…富川的父母,你也常替我去看看…还有,雪影姐…”

    “二哥,你自己去嘛…你活下来,亲自照顾他们…”

    梁翊的眼睛空洞地看着天花板,可惜看到什么都是黑色的。他苦笑道:“事已至此,金家大仇得报,你也长大成人,我算死而无憾了。我今日下场,皆因杀人过多所致,我甘愿接受惩罚,你勿要怨恨他人。今后不要再踏入京城,天地浩淼,江湖阔大,你要寻一心爱之人,替我看遍名山大川,看遍世间的花开花落…”

    小金子泪若雨下,梁翊张着嘴,胸口起伏得厉害。待缓过气来,又说道:“世荣…我烧得厉害,去给我找些冰来…”

    小金子第一次听到别人喊自己的名字,哭得更加汹涌。雪影试了试梁翊的额头,果真烫得能煮熟鸡蛋。小金子生怕自己一离开,哥哥就咽气了,他踟蹰了好一会儿,才一步三回头地找冰去了。

    梁翊的思绪变成一段一段的,他侧过头,“看”着雪影,挤出一抹微笑:“姐,我这辈子,最亏欠的人就是你了…”

    “小翊…”

    “当年为了救我,师娘花费了太多精力,导致病情加重,提前离世。然而你们非但没有怪我,还怕我自责,什么都没跟我说…我这条命是你和师娘救回来的,理应更加珍惜,可我没有办法,只能走到这里了…”

    “风遥师兄为了救映花母子,现在还是下落不明…师父为了救我,还在城中厮杀…我何德何能,能让你们如此待我…”

    雪影摩挲着他的头,流泪说道:“因为你是个好孩子,因为你值得。”

    梁翊苦笑一声,眼角却渗出两行泪来:“我想成全那两个人,可那两个人都想置我于死地;我一心想让百姓过上安稳的好日子,哪怕病入膏肓也不曾放弃过,到头来却被他们骂成逆贼!我算什么好孩子?”

    雪影听到这里,方才体会他说的“心口疼”是什么意思。她刚想安慰两句,梁翊又闭上眼睛,疲惫地说:“我累了…”

    “姐姐,我在京城当了几年官,可是每年都阴差阳错地错过了樱花祭…佑元哥当皇帝以后,樱花会重新开放吧?到时候你装个樱花的香囊,放在我坟头,就当我看到了…”

    “我南征北战,遍体鳞伤,就是为了让所有百姓都能看到樱花祭…到头来我看不到,真的太可惜了…”

    “姐,我知道佑元哥是在利用我,但我毕竟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如果我的死能换来他的皇位,那也算我补偿他了…他不是一个好人,但他会当一个好皇帝,你不要生他的气…刚才我跟小金子说了,我这是咎由自取,不怨恨任何人。”

    “姐,下辈子…”梁翊心里一咯噔,还是说了下去:“下辈子让我做你哥哥吧!换我来照顾你…”

    雪影哭得越来越厉害,梁翊却觉得她的哭声越来越飘渺,他的身体像飘了起来,伸出手去,却什么也抓不住:“姐,我想看看你,可我看不到…”

    小金子用手帕包了些冰块回来,一踏进门,就看到神情呆滞的雪影,还有毫无声息的哥哥。冰块洒落在地上,他颤声问道:“我哥…死了?”

    雪影说道:“还有一口气,不过他自己不想活了,我怎么救他也没有用。”

    小金子将牙齿咬得咯咯响,怒道:“我要去找他们赵家兄弟算账!我哥吃过的苦,也让他们吃一遍!”

    雪影说道:“那些污蔑他的人呢?有危难的时候,让他上阵厮杀,他们躲在龟壳里苟且偷生;他一落魄,那些人就跟着别人瞎起哄,将所有的脏水都往他身上泼…全天下到处都是这样的人,你怎么能杀得完?”

    小金子抱着头坐在门口,朝着天空嘶吼了一声:“老天爷,你真是不开眼啊!”

    悲愤的声音还回荡在天空中,外面已传来马蹄声,小金子急忙擦干眼泪,拿起圆刀,准备应战。不过让他意外的是,来人却是黄珊珊,后面还跟着一对气度不凡的中年夫妇。

    小金子一下子结巴了:“你,你怎么来了?”

    黄珊珊披着一件桃红色的披风,里面穿着粉色的棉衣,看来还是过年的装束。她还对小金子有气,便不理会他的问题,径直走进了屋里。不一会儿,小金子便听她惨叫一声,接着大哭起来。小金子明白,她一定是被梁翊的伤势给吓到了。

    尽管做好了心里准备,梁夫人在见到养子那一刻,也不由得心碎流泪。她想抚摸儿子的手,昏迷中的梁翊却抽搐了一下,雪影急忙说道:“梁大娘,他不想让任何人碰他的伤口,就让他安静地睡吧。”

    梁翊的脸颊深陷了下去,脸上横七竖八地布满了各种伤痕,最深的一条从眉心到左脸,简直把他的容貌都给毁了。梁夫人心疼地捧着他的脸,自言自语道:“这段时间,你吃了多少苦啊!爹娘对不起你啊!”

    梁翊依旧毫无反应,小金子却忍不住斥责道:“他给你们写了那么多信,你们连一封都不回,那个时候,你没想到他心里有多苦吗?既然你们不想认他,那就不要假惺惺地来看他了。他是我哥,以后我来管他!他不是你儿子!你们都走开!”

    梁夫人悔恨交加,跪在床前不忍离开。梁若水问雪影:“他没救了吗?”

    小金子怒不可遏地插嘴道:“谁说我哥没救了?你是不是巴不得他死?”

    梁若水无言以对,雪影轻声道:“不是完全没救,是他的心伤透了,他自己不想活下去了。”

    正在此时,梁夫人看到梁翊的嘴唇轻轻动了一下,她急忙贴近了些,凝神听了起来。他的声音太小,别人都没听到。这几个字是他用尽全身力气说出来的,说完之后,他又变成那幅毫无反应的状态了。

    梁大人忙不迭地问道:“翊儿说什么了?”

    梁夫人蠕动嘴唇,半天才说道:“他说,娘,别恨我了。”

    

  http://www.quanbenxsk.com/0/199/165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uanbenxsk.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uanben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