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刺客残月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欢声笑语掩猜疑(下)

第二百四十六章 欢声笑语掩猜疑(下)

    云冉是自己跑出去的。他早上一睁开眼睛,发现父亲走了,母亲也不在家,就不管不顾地跑到了大街上。他想找到父亲,劝他不要再四处流浪了,也不要再跟那位高小姐在一起了,带着他和母亲回富川,一家三口还像以前那样和和睦睦地生活,难道不好吗?

    云冉找得很着急,在大街上乱窜,没想到遇见了好久不见的小伙伴蔡环。蔡环惊喜不已,将云冉打量一番,才问道:“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怎么也不来弘文馆找我玩了?”

    云冉生怕父亲离开京城,便急切地说:“等我以后再跟你说,我得去找我爹。”

    “你父亲来京城了?”

    “嗯…可我睡醒的时候他就走了,我得赶紧找到他。”

    蔡环也很想见识一下这位奇人,他拉起云冉的手,热切地说:“走,去找我爹,他认识的人多,肯定会找到你父亲的。”

    云冉来不及拒绝,就被蔡环给拉走了。二人闯进蔡赟书房的时候,他正在苦苦思索收集粮草的办法。他一看到小儿子,马上露出微笑,说道:“环儿,你不是跟几位朋友去郊游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蔡环说道:“爹,你帮云冉找找父亲吧,他父亲昨晚刚来京城,今天早上就不见了。”

    蔡赟早就想打探云冉的底细了,这样的好机会当然不能错过。他搁下手中的笔,走到云冉身边,笑眯眯地问道:“小朋友,你告诉我,你爹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做什么的,我这就打发人去找,好不好?”

    这位老爷爷看起来非常和蔼可亲,完全不似母亲口中那般恶毒,可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己离他远一点儿,想必也是有原因的吧。云冉太想找到父亲了,又想着母亲的叮嘱,急得快要哭了。他揪住头发,为难地说:“这个…我再想想吧。”

    云冉这么说,那他父亲的身份肯定更神秘了,蔡赟笑得更亲切了些,说道:“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只要你说实话,我就能找到你父亲。”

    云冉的嘴唇都快咬破了,他绞着手指,为难地说:“可我娘不让说。”

    蔡赟笑道:“你娘为什么不让说?是不是还在恨着你爹,所以才故意不让你找到他?”

    犹如醍醐灌顶一般,云冉的双眼瞬间明亮了起来,他不再犹豫,开口便道:“那我告诉你,只要你找到我爹,我就让他给你很多很多钱,好不好?”

    “钱就算了,你是环儿的朋友,不用跟我客气!”

    云冉心里一甜,吐了吐舌头,才不好意思地说了下去:“我爹是个走江湖做买卖的,他叫…”

    “丞相!”

    云冉刚说了个开头,就被一声大喊给打断了,他好奇地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人快步走了进来。他个子十分高挑,面容秀气得像个女人,可就是一只眼睛被遮了起来。他匆忙走进来,跟蔡赟低声耳语了几句。蔡赟听后也有点吃惊,问道:“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蔡赟还是不放心,小声问道:“你如何确定他就是林充阳?”

    一说起武林中的事情,张英立刻滔滔不绝:“适才他在街上跟公差闹事,一掌推翻十余人,且他手掌触摸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圈烙印,如同被烙铁烫过一般,这明明就是‘以柔神掌’的威力。当年他修炼此功,江湖上人尽皆知,都想跟他讨要修炼的秘诀,可他却不肯传给外人。有人偷学过几招,但总是不得要领,顶多力气大些,或者内功深厚些,但绝对不会修炼成如此掌力,也不会留下烙印!”

    蔡赟笑道:“真乃天助我也,只要抓到了这个人,就有可能挖出一堆琵瑟山庄的底细了!”

    张英也兴奋地说:“是啊,他消失了整整十六年,此番又突然出现在京城,肯定在酝酿着大动作!”

    蔡赟说道:“你抓紧时间派人盯着,千万别再让他逃了。”

    “放心吧,早就打听好了,他就在…”张英说着,突然注意到了云冉,尽管他只是个小孩子,但终究是个外人。张英思忖片刻,便贴在蔡赟耳朵上说:“有人见过他,他可是从梁翊家出来的。”

    蔡环深知父亲在谈论公事的时候不喜欢外人在场,他便拉着云冉的衣服,笑着说:“我家新来了一个厨子,做的糕点特别好吃,我带你去吃吧!”

    云冉失落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吃不下,我想去找我父亲。”

    “那好吧,我陪你一起去!”蔡环说完,又明朗地笑着说:“爹,我和云冉上街去啦!”

    “去吧去吧!”蔡赟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云冉身上了,巴不得他们快点儿出去。待两个孩子走了之后,蔡赟才问道:“这么说来,林充阳果然跟梁翊有渊源?”

    张英点点头,说道:“如果梁翊的赤日刀法是跟着他学的,那梁翊必然是琵瑟山庄的人,这个是跑不掉的。只要抓住了他,梁翊必定会来救他,到时候我们设计好了,让陛下看到一段感人至深的师徒情,梁翊可就百口莫辩了!”

    “如此甚好。”蔡赟思忖道:“恐怕陛下早已得知他是琵瑟山庄的人,只是他不在乎而已,就算证据确凿,他也只会降梁翊的职,不会把他怎么样。最要紧的还是得找出琵瑟山庄不利于朝廷的事实,让陛下大受刺激,才能将梁翊压得死死的。”

    张英接着说了下去:“然后,再逼着梁翊承认他是金世安,让他们金家人永远也翻不了身。”

    蔡赟大笑起来,夸赞了张英两句,便叮嘱他要紧密部署。在确定灵光大师就是林充阳的那一刻,张英便已吩咐四边城门要严加盘问,不允许放走任何一个僧人,也不允许放过形色可疑之人。若林充阳还在城中,那他可是插翅难逃。

    云冉并没有见过城里戒严的样子,更不知外公的祸事是因自己而起。他紧张地看着满街步履匆忙的士兵,不知道何去何从,他心里有些害怕,便跟蔡环说道:“我出来太久了,再不回家的话,我娘又要骂我了。”

    蔡环很爽快地点头答应,说道:“今天想帮你忙来着,没想到我爹又突然有事情,真是对不住了。”

    云冉急忙说道:“没关系的,虽然我很想找到我爹,可也不想麻烦你们。你先回家吧,等过几天太平了,我就去弘文馆找你玩。”

    大街上吵吵嚷嚷,士兵们严肃的呼喊声让云冉不寒而栗,他精神一恍惚,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不远处,一个武官骑着快马急速奔来,熙熙攘攘的人群登时让出一条路来,只有云冉迷迷糊糊地趴在地上,不知危险的到来。

    一眨眼的功夫,不知是被马蹄给踹飞了,还是被一只有力的胳膊给抱了起来,云冉暂时失去了神志。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父亲怀里,父亲身后的护卫,不再是舅舅和小翊叔叔,而是他并不认识的两个陌生人。

    云冉揉揉眼睛,难以置信地叫道:“爹?是你么?”

    “你个小傻瓜,刚才都不知道躲一下,可吓死爹了!”

    云冉扑倒父亲怀里大哭起来,哭得赵佑元心里也不好受,他拍打着儿子的后背,轻声道:“云冉,爹带你走好不好?”

    云冉哭着说:“不要,要走就带上娘一起走。”

    赵佑元擦了擦儿子的眼泪,苦笑道:“可你娘不会跟我走的,如果要在我和你娘中间做个选择,你会选谁?”

    云冉拼命摇头,说道:“我谁都不要选,你们两个分开,我比死了还要难受。”

    赵佑元急忙呵斥道:“小小年纪,不准说这样的话。”

    云冉又闭着眼睛大声哭了起来,赵佑元也无奈了,只好一边儿哄他,一边自言自语道:“我和你娘都不爱哭,你这是像谁啊,一哭起来就没完没了。”

    他刚说完,自己也怔住了——从前认识的那个爱哭鬼,如今已成了大虞国的栋梁了。赵佑元一直知道,那个爱哭鬼并不是因为软弱才哭,而是心思细腻,又将感情看得比什么都重,才会一次次流泪。

    一想到这里,赵佑元又自言自语道:“心肠那么软,又坐得那么高,迟早会被人算计死的。”

    云冉听得如坠云里雾里,便抬头打量这间客房的陈设。只见书桌上摆着一个黑色的大圆圈,将几根枯树枝环在里面,每根树枝上都放着一盏荷花状的纸灯,散发着幽黄色的微光。书桌上还有一个花盆,里面也插着枯树枝,顶着几盏淡绿色的南瓜状纸灯,真是别有一番风雅。云冉很喜欢这些小物件,他有点疑惑地问道:“这里怎么跟爹的书房很像?”

    赵佑元笑道:“这是我以前很喜欢来的地方,特别烦闷的时候,我就会一个人住在这里,谁也找不到我。我很喜欢这里的摆设,所以布置书房的时候,就照着这里的样子布置的。”

    云冉还没说话,就有人在外面敲门。赵佑元身后两个护卫警惕地对视了一眼,低声问道:“谁?”

    外面传来一声脆生生的少女音:“我是来找云先生的。”

    赵佑元一听,便听出了来人是谁。他让云冉藏在书桌后面,然后整了整衣装,打开了门。他虽然很惊讶,但是笑得十分得体:“珊珊,你怎么找到这里了?”

    “来给你送点心啊!”黄珊珊晃了晃手中的食盒,灿烂地笑了起来。

    赵佑元接过点心,狐疑地问道:“是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

    黄珊珊笑嘻嘻地说:“当然是翊哥哥啊!他告诉我,只要我把这些点心交给云先生,我就能赚一大笔钱!”

    “好了,你先回去吧,等我改天再去找你。”

    赵佑元没有理会黄珊珊的话,直接关上了门,黄珊珊只好讪讪地将伸出的手缩了回来,闷闷不乐地嘟起了嘴。赵佑元打开食盒,里面果然都是点心,他一个个捏碎,才找出一张纸条来,上面用漂亮的行楷写着:“请救师父一命,此恩必报!”

    -----------

    所有人的旧姓名都找回来了,只有金世安还没有…

    另外,有没有闻到便当的味道==

    推荐阅读:天蚕土豆大神新书《元尊》、猫腻大神新作《》

  http://www.quanbenxsk.com/0/199/163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uanbenxsk.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uanben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