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刺客残月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是福是祸难躲过(下)

第一百八十二章 是福是祸难躲过(下)

    梁翊、王麻子一见母亲晕倒了,同时飞奔过去,一边扶住一个。梁夫人心里苦楚,暗中推开了梁翊的手,倒在了王麻子怀里。梁翊心里“咯噔”一下,但是没表现出来,转而气势汹汹地跟张英吼了一声:“你干的好事!”

    江璃也板着脸说道:“张正使不是说要负荆请罪吗?”

    众目睽睽之下,张英下不来台,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跪了下来,说道:“任凭梁指挥处置!”

    “这一脚是替我爹娘踹的!”

    梁翊怒气冲冲地就是一脚,张英直接飞到了墙上,又弹了回来,他低着头,却森然瞪了梁翊一眼。梁翊喝道:“瞪什么瞪?难道我会怕你不成?”

    说罢,他又飞起一脚,说道:“这是替我好兄弟一家踹的,如果你再敢骚扰他们一次,我让你下辈子都不敢再靠近他们一步!”

    梁翊憋了好久的怒火,此时才发泄出来,力道自然非同一般。江璃虽觉得张英可恶,但也担心梁翊下手太重,弄出人命来。他刚要上前劝阻,巫马阴沉着脸,按住了梁翊的肩膀。想必是怕混战中伤到主子,他连钩环都没用,赤手空拳地就卷入进来。

    “就凭你个小毛孩,还想来阻止我?”

    梁翊轻蔑地冷笑一声,他控制不住体内的怒火,顺势抓过巫马,利落地弄了一个过肩摔,将他砸在了桌子上。巫马体型瘦削,但梁翊力道很大,桌子噼里啪啦地成了一对木屑,巫马躺在地上半天动弹不得。

    江璃彻底吓懵了——梁翊身上哪儿还有一点书生之气,倒是很像那个小狼崽子金世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野气。再打下去,恐怕真要出人命了。想到这里,江璃不顾自己安危,挡在了梁翊面前,蹙眉道:“辅明,适可而止吧!”

    “适可而止?”梁翊冷笑了一声,突然发怒:“张英一次次加害于我,伤害过映花和黄丫头,如今不远千里,跑到富川来祸害我的父母。你那么能说,怎么不劝他适可而止?”

    梁翊情绪太激动,声音都嘶哑了。江璃从未见过他这幅样子,倒被他说得哑口无言,不过他想了想,依旧正色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会劝他不要再害你,你打人总归是不对的,或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你不懂就给我闭嘴!他想杀我多少次了,你有过作为吗?”梁翊突然很讨厌江璃这幅圣人姿态,他又暴躁地飞出一脚,将仅剩的一把椅子踢得粉碎。

    江璃被他气得胸口剧烈起伏,一拂袖子,不再理他。里屋突然传来此起彼伏的哭声,原来是两个孩子又清醒了过来,被外面的打斗声给吓哭了。梁翊这才停下了手,对吓到两个孩子愧疚不已。不过王麻子的夫人在里面,他又不好冲进去安抚一番,只能懊恼地拍了脑门一把。

    梁翊还没打够,外面人声鼎沸,他爬到窗边一看,竟然是陆勋带着一队人马来了。他兴奋地招招手,说道:“陆二哥,你怎么来了?”

    陆勋面无表情,做了一个手势,身后那队人纷纷下马,一窝蜂地涌了上来。梁翊以为他们是来帮自己的,笑得越发明朗。没想到一个人手中竟然拿着一根粗长的麻绳,说道:“梁指挥,得罪了,小的奉命将你缉拿回京。”

    “缉拿…回京?”

    陆勋挑着帘子走进来,冷声说道:“到了京城,你亲自跟皇上解释吧!”

    众人不由分说,又将梁翊捆了个结结实实,梁翊疑心自己在做梦,还没来得及交代清楚,就被他们推走了。张英见状,仰面大笑,似是除掉了心腹大患一般。陆勋背着手,说道:“张正使,皇命难违,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吧!”

    “等等…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张英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环顾四周,没人跟他解释,也没人来帮他,他只能一头雾水地被绑了起来。

    梁夫人本来坐在地上顺气,一见养子被抓走了,顿时也着急起来。梁若水拉住陆勋,严肃地问道:“明明是那个太监想要害人,你们凭什么抓我儿子?”

    陆勋淡淡地说:“梁前辈,您虽然是受害者,但梁翊身处要职,却一声不吭地擅离职守,这让圣上脸面何存?”

    梁若水点点头:“那也是,这小子是为所欲为了些…不过确实事出有因,还请这位大人回去多美言几句。”

    陆勋道:“这个自然。不过这次龙颜大怒,直言梁翊不把他放在眼里,弄不好梁翊真有牢狱之灾,您老也做好心理准备。告辞!”

    梁若水一听,哪儿还能做什么心理准备,也差点儿晕了过去。倒是梁翊还算清醒,不停大声嚷嚷:“多派几个人保护我爹娘,如果他们有什么危险,我跟你拼命!”

    陆勋也不管他说的“你”指的是谁,只是毫不留情地将他押送上囚车。梁翊小声求了他半晌,陆勋依旧不为所动,梁翊只得作罢。直到张英也被塞到囚车里,他心理才平衡了许多,冲他做了个鬼脸,大声笑道:“你也有今天!”

    其实以张英的武功修为,他冲破牢笼并不在话下,可他没有这样做,也没有理会梁翊的挑衅,而是盘膝而坐,静静地修炼起了内功心法。梁翊不甘示弱,也默念起了口诀。可他牵挂太多,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怎么也静不下心来。夕阳缓缓坠入西山,他被巨大的惆怅所笼罩,他似睡非睡,突然对一切都产生了怀疑——自己到底是金世安还是梁翊?到底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刺客,还是忠心耿耿的护卫?

    一路昏昏沉沉地到了京城,他很想在夜深人静或者清晨没有人的时间进城,可时间不凑巧,他们偏偏在正午时分进了华阳城。一想到要被万人看到自己的落魄模样,梁翊万分沮丧,索性蜷缩在囚车一角。

    果然,自从囚车进城后,百姓就很自觉地站成了两排,饶有兴致地议论纷纷,也有人感叹从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到落魄的阶下囚,不过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梁翊想起了十岁那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拖进直指司大牢的往事,更是无地自容,不过在众人面前,他还是想笑得洒脱一点。

    其实比起外人的眼光来,他更寒心的是没有一个人来救他。陆勋公事公办也就罢了,云庄主在皇宫里安插了那么多眼线,他们肯定知道自己被押解回京的事情。可这一路上,并没有人出来救他,哪怕只是装装样子,威胁陆勋对他好点儿,让他挽回点儿面子。可他期盼了一路,失望了一路,如今到了京城,已是心如死灰。

    赵佑真在千秋殿上等他,在看到梁翊的那一刹那,他也有点恍惚——这个满身尘土、浑身挂满锁链、胡子拉碴、双目无神的人,竟然会是梁翊?看来他这一路上的确吃了很多苦。赵佑真派陆勋前去的时候,的确吩咐他不要手软,要给梁翊一点教训。如今梁翊的确受到教训了,他却又不忍心了。积攒了好几天的怒火,突然就有点发作不出来了。他憋了半晌,才将梁翊那封信甩到他身上,厉声道:“梁翊,你可知罪?”

    梁翊的眼睛没有焦点,只是木然地点了点头:“臣罪该万死!”

    赵佑真还指望梁翊能将事情来龙去脉解释清楚,谁知他根本就没这个心思,这样一来,赵佑真倒有些尴尬了。他只好怒问张英:“张英,你鬼鬼祟祟地去富川做什么?”

    张英不卑不亢地答道:“臣是去查案的。”

    “查案就查案,谁让你威胁梁翊父母了?”

    张英委屈地说:“臣并没有啊!”

    “陛下,臣可以作证,张正使的确给梁家带来一些麻烦。”江璃被人扶着走了进来。他日夜兼程去了富川,还没喘口气,又被陆勋给拽回华阳城。如今他脸色苍白,若无人搀扶,恐怕连站都站不起来。

    江璃将他所见到的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赵佑真冷着脸听完,问道:“张英,江大人说的是真的么?”

    江璃的耿直人人皆知,他说的字字属实,张英也不好辩解,便不甘心地点了点头。赵佑真怒道:“梁家人还会认错自己的儿子不成?你怎会有如此荒唐的想法!如今地方上风起云涌,我大虞时时遭受外姓的威胁,这些人你不去查,反而追着辅明不放,朕真是看错人了!”

    “陛下…”

    “看来上次反省得还不够,你再滚回直指司大牢反省去吧!来人,把张英押下去!”

    因为梁翊不辞而别,赵佑真蔫了好几天。如今梁翊回来了,他自然欣喜万分,底气十足,处罚张英的时候毫不留情。不过一想梁翊不顾他的安危便跑了,他还是余怒未消,说道:“你是不是也该去牢里反省几天?”

    赵佑真希望梁翊能借此求求自己,表明自己的孝心,然后罚点俸禄,禁足几天,能给大臣们一个交代就行了。可梁翊顺着他的话茬说了下去:“臣这次实在犯下大错,是应该好好反省了。”

    赵佑真瞠目结舌,心想真是低估了梁翊一根筋的本领,净给自己出难题。左右还有一些文官武将,他若一味偏袒,恐惹众臣不满。他仰天长叹,只能挥了挥手,让人把梁翊带了下去。

    梁翊自知颜面尽失,反倒很庆幸赵佑真给自己一个躲起来的机会。到时候放出来了,他再装几天病,避开众人,这次风波就过去了。

    这是云庄主教给他的办法。刚发生的事情,全城的人都在讨论;过五天,还有一半人会讨论;十天过后,绝大多数人都会忘记,会有新的谈资吸引他们。梁翊不再想成为议论的焦点,他只想像个地方躲一躲。

    毕竟,母亲推开自己那一下,庄主明明知情却不闻不问,这些都让他心如刀割;他最最内疚的,是对不起王麻子。

    在被推出去的那一刻,他才恍然想起来,问道:“陛下,映花她还好吗?我妹妹脱险了吗?”

    赵佑真脸色铁青,心想,刚才你不问,现在问了,我反倒不告诉你了。他傲娇地一转身,不再理会梁翊的问题。

  http://www.quanbenxsk.com/0/199/163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uanbenxsk.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uanben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