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因为相亲,所以相爱 > 12 婚礼进行中

12 婚礼进行中

    十二、婚礼进行中

    无论是在电视剧里或者是在小说里,有情人终成眷属的镜头多半是两个人进行婚礼的时刻。虽然,这个镜头往往只是几分钟甚至更短,但是却将那浓浓的幸福描绘地淋漓尽致。因此,我一直认为婚礼是幸福的,开心的,兴奋的,所以,我满心欢喜地准备婚礼。我不会如书中女主角那样,嘴里说着什么讨厌盛大的婚礼,可到最后为了体现对老人的孝心,所以勉为其难地举行了如皇室般的婚礼。我是一个生活于现实中的女人,普通女人有的缺点我都有,包括了虚荣心,但是无论我多虚荣,我的婚礼也称不上盛大,这个原因地球人都知道----我和我们阿东家都不过是升斗小民。

    婚礼的前一天,我的晚婚假开始了,按照国家规定凡是男方年满25周岁,女方年满23周岁,就属于晚婚,可以有10天的假期,我们两个刚好符合这个规定。对于安排蜜月旅行为新马泰一日游的我们来说,这10天时间实在很宽余。各位必然觉得纳闷“新马泰”如何能够一日游完?此“新马泰”自然不是什么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而是本人世代居住的这个地方的三个小镇,一名望新,一曰马陆,另外一个叫方泰,合成本地的“新马泰”。走完这几个地方,一个下午绰绰有余了。这天早上,我起了个大早,不过我那些姨妈、舅舅、姑妈等长辈比我更早,他们开始忙活着,贴喜字,缝被子。一直用惯了简单的被套,看着舅妈拿针线线逢着被子很奇怪,因此上前问。原来这结婚用的被子,这被面的图案及为讲究,一定要用《百子图》的大红织锦被面缝的被子,为了讨个百子千孙的好口彩。这被面上的小孩子每一个的神态,姿势都不一样,因此让我在仔细观察了很久。我仔细观察的表情在舅妈看来根本是发呆,为了不让我妨碍她干活,她将我推荐给了我姨妈。姨妈有一双巧手,能剪出各种图样的喜字,看她手中的剪子飞快地舞动,我认为此等本事非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所以我不认为我能帮什么忙。在转了一圈之后为了我不帮倒忙,我决定把我的那个正在帮倒忙的小表侄带离现场。

    小表侄今年4岁,小家伙刚学会数数,所以成天嘴巴里就是“1、2、3。。。。。。”。我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围棋,拿了20粒黑子出来和他一起数。真不知道,小家伙是怎么回事,连着数了近一个小时都不觉得烦。我实在无聊,决定逗逗他,我开始点着棋子数:“1、2、3、4、6、7。”当我数到7接下去想跳过8数9的时候,小家伙扯着喉咙叫:“娘娘,不对,是1、2、3、4、5。。。。。。”被他发现了。

    我说:“你才错了,明明是1、2、3、4、6、7。。。。。。。”

    此言一出,小家伙的脸马上板了起来,拿住我的手指一颗一颗地教我数,可惜我是个笨徒弟,依旧数错。他看着我的时候是那种是可忍,孰不可忍的表情。大大的眼睛里好象要冒出火来,拉起我的手,抓住就咬,十指连心,在我痛叫了N下以后,他放开了我。对着听见声音赶过来的大人们边哭边说:“娘娘坏蛋,要被大灰狼吃掉的。”

    几乎所有的人都用目光或者语言来指责我欺负小孩。哎!到底是谁咬谁了?我看了看我手上那个被咬成漂亮的O形的牙印,只能接受连小表侄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和我玩的事实,而回到自己的书房。所有人都很忙,只有我一个人躺在书房的沙发上听音乐,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醒来已经是下午4点了。

    吃过晚饭,正当我拿着在苏州定做的婚纱在镜子前臭美的时候,老妈进来了,手里还拖着一个旅行箱。大红的颜色实在有够眩的,然后神秘兮兮地朝我招招手。

    我走了过去,坐了下来,听她说:“兰兰,这个箱子呢。。。。。。是金箱。妈妈给你放了压箱底。”

    一听这“压箱底”,我便来了劲,赶忙接过箱子打开一看,5万的存折、一根金项链和一个金手镯,不免有些失望和惊诧。曾记得,看电视上说,这江南的风俗,其中有一个就是出嫁的前一天母亲给女儿看压箱底。这“压箱底”为何物?多半是“春宫图”之类的。是属于婚前性教育的一种。所以我刚才以为老妈也要给我看这个,心里着实好奇。活了一大把年纪还没有看见过这么活色生香外加古色古香的东西。可一看是黄金首饰未免就失望了,等看到有张存折就更诧异了。

    ““妈干吗要给我放那么多钱啊?”我说。

    “这个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金箱一到你婆家就会被当众打开,这里面东西的多少,关系的是两家的面子问题。要是放少了,人家凶一点的婆婆就会看不起新娘子的。你看前面的静静,就是结婚的时候东西少了,张家姆妈成天就在说媳妇家穷。”老妈给我解释说。

    我可不认为我婆婆会和张家那个到处说媳妇的老太太一样没品:“不会的,我婆婆不可能那样的!”

    老妈对我一皱眉说:“幸亏你是两头住,要是你是实实在在地嫁出去,就你这种西里糊涂的样子叫我怎么放心。。。。。。。”

    婚前性教育是没有,婚前道德教育进行了2个小时。

    我应该不会对明天的婚礼感到紧张的啊!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睡不着,在床上胡思乱想中我得出结论,一、白天我睡了这么久,晚上当然睡不着了。二、白天昨天号称会很忙,可是一整天我压根没有干什么。明天估计也不会真的特别忙。

    有了上述结论,我坐到了电脑前,开始聊天,直到凌晨一点结束。

    早上5:30的时候,我老妈把我叫起来说我老公打电话过来,叫我把印有我们结婚照片的巨幅海报拿过去,另外和婚车一起去挑鲜花。

    真是的,彩车能用什么花玫瑰和百合堆点上去么好了,在我和花店老板说话的时候,化妆师打电话过来说她已经到我家了。我马上打的回家。

    屁股刚沾上凳子的边缘,就听边耳朵边上传来怪叫:“你怎么搞的,眼睛跟熊猫似的的!”

    我转头看了看她惊讶的表情,然后对着镜子仔细看了一下,我的肤色本就不白,黑眼圈根本不可能明显到跟熊猫样的。顶多是能够看到有一点点的黛青色,那也要眼力特别好的人才能看出来。她的眼睛莫非是如孙悟空一样在老君的八卦炉里炼过的?

    “你有没有用我们给你推荐的。。。。。。”听着她职业推销员的说辞,司马昭之心啊!知道了她的用心之后,我不免心里开始反感起来。

    懒地搭理她,我当没听见般坐在那里让她给我化妆。当她弄到眉毛的时候,我越看越不对劲,怎么搞的,一条眉毛高低的。就是我平时自己动手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忙叫这个嘴里还在数豆子般罗嗦的化妆师打住,让她帮我把眉毛调整一下。可调整来调整去,就是不行。黑眼圈倒不是什么问题,可这眉毛!?让人感觉实在怪,放在脸极其不协调。我交给她的是我已经两个月没有修过的两条浓眉,我巴望她能帮我弄得让我看上去精神点,现在看起来她把我弄的神经点了。她刮的时候只顾着跟我推销产品,而不小心刮过头了,而且她居然还提出索性把我的两条眉毛全刮了,画上去得了。这个建议我觉得一点都不高明,而且她的这些时间的表现实在让我忍无可忍,我只能请她走人。

    我可没有清水出芙蓉的本钱,平时素面朝天完全是因为比较懒而已,但是今天如果偷这个懒,估计会被所有的宾客笑死,我实在没有勇气另类一把。权衡之下,依照现在的时间,我只能到平时去理发的那家小美容店去请那里的老板娘给我弄了。老天保佑!期望她的化妆手艺和她的理发手艺一样好。

    走进理发店,老板娘就叫我“新娘子”了,我们这个地方实在小,谁家有个什么事情早八百年就都知道,我坐上她那把美容椅,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但是在她熟练的手势中,我开始放心了,短短的40分钟过去以后,出现在镜子面前的是一个三十年代的美女。在我脑后盘的8字髻上插上了一根镶有粉红人造珍珠的发簪。实在是我心中想要的效果,由于我平时非常喜欢唐装,所以我在挑选礼服的时候几乎件件都倾向于中式风格。而原来,那个化妆师想要给我画上挑的眉毛,在她的处理下变成了柳叶梅,其实我这个人本来就是比较温和的,所以这样的眉毛反而更加适合我。嘴唇她恐怕是为了要追求效果,所以画得比较厚,不过也满好看的。能在这里有这个效果到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30,新娘子!”她跟我说。

    我刚才听见她叫我新娘子,我想她今天是斩定我了,30元实在是又让我出乎意料了。不过想想也是,平时她这里剪个头发,不过5元,老板娘这里实在inexpencive,不是cheap。

    回到家,已经10:50了,我忙换上礼服,听得门外鞭炮声已经响了起来。5分钟不到的时间我家阿东拿着玫瑰花站在了门口。太奇怪了,难道他们没有”拦花架”吗?按本地习俗,新郎到达新娘家门口的时候,宾客们会跟新郎讨喜糖。到现在经济时代到来后,喜糖变成了喜钱,而且互相攀比的风气非常厉害,已经不是来个一两百元,买点糖吃了,现在是市场价格据说少则1888多则5888,甚至有人家给出18888的数额,我深以为此为恶习,但是称为习俗不可能轻易为我改变。曾耳闻有如此一件事情:一新郎因为在拦花架的时候,不肯出钱,与宾客们如菜市场般讨价还价,两方人马僵持了近2个小时,最后价格谈不拢,新郎拂袖而去,留下了新娘成了笑柄。最后虽然婚礼还是进行了,然而这一事件却成了两人心头的那点痛,听说两人现在已经离婚了。任何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婚礼发生问题,因此我对我家阿东能这么快到达我房间很是开心。当然,我是知道我家阿东也断不会转身而去的。

    事后我才知道是老妈先跟众亲眷打好了招呼,也就是在邀请他们参加婚礼的时候,每家发了一桶食用油和一袋糖,请大家不要闹。虽然我觉得老妈有怕我嫁不出去的嫌疑,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也是好的,如此做法至少避免了不愉快的发生,这个做法在我之后被得到了肯定,周边人家嫁女采取此法的人家甚多。

    好了废话不多讲了,还是转过来讲我家阿东好了。头上看上去湿湿的,几乎可以肯定是用了一瓶摩丝,不过应该是经过了专业的打理,实在有型。我刚夸他的头弄地不错,他就跟我抱怨说:“我跟那个理发的说我是伴郎了,他居然还一口咬定我是新郎,跟我要了100,还一个劲地说是打5折,还要讨喜糖。你说他是不是会读心数,还是他学过算命?”

    “你干吗要跟他说你是伴郎拉?”我问。

    “我想让他弄仔细点。”

    “那不结了!你自己想想,你平时给人家去做伴郎,你会去特地做头发吗?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所有去做头发的新郎都宣称自己是伴郎。人家是吃服务业这行饭的,看人不要太准哦。不过,这个家伙一点也不厚道,你看看我的头发只用了30。。。。。。。”我说。当我家阿东听见我的头发才用了30,大呼上当。

    突然,我觉得我们两个很实在,也很市侩。居然在大婚之日为了这么点钱计较着。

    转身看见我老公的西装袖口上的商标居然还在上面。拍了拍他的手臂,做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他还在那里不接灵子地问:“干吗?”

    旁边的伴郎和其他人到是看了。不知道是谁说了句:“新娘子叫你过去,要跟你说悄悄话!“顿时哄堂大笑。让我的脸顿时火辣辣地发烫起来。虽说,他跟了过来,到了我妈的房间。不过还在那里不停地问:“做啥拉?外面人老多的。”

    我从抽屉里拿出把剪刀,走过去拉他的手,很明显有一瞬间他的手想拒绝往后抽,不过也就那么一瞬间而已,他还是任由我拿起他的手,手起刀落,把那张碍眼的商标挑掉了。我用眼睛剜了他一下,算是对他刚才对我那种态度的回报。我家的这个人啊!做技术做久了,是不是有那么点呆?估计今天这身西装,就今天穿个一回,从此要束之高阁了。

    从房间里出来,又有人说:“小两口,悄悄话说完了?说什么甜言蜜语了?讲出来让大家听听啊!”

    “你都说是悄悄话了!我还能告诉你吗?”我回答。

    我家阿东对着问的那个男生说:“不过可以透露一点。”

    别说别人的胃口被他吊起,连我的好奇心也被他弄了出来,刚才我压根没有跟他说什么啊!

    他还神秘兮兮地对他的那个伴郎说:“是跟你有关的。”

    “是什么啊?是什么?”那个人忙问,一脸疑问,要是放在漫画里,那么他头上肯定是画满了问号。看着他的样子,我快笑晕了。

    “小心、小心!背后的拉链。”我的伴娘小莹提醒我,我马上收住了笑意,纵然是要忍到阵阵服痛,也不敢放肆了。这款小礼服是修身收腰的贴身裁剪,我很喜欢的款式,但是就是有一点点小。

    这时,我阿姨从厨房端出来几杯糖茶,请大家喝。

    面对那个伴郎的不停追问,我家阿东随口绉了一句说:“我和我老婆说,你喜欢喝糖茶。”

    “胡说!”那个人驳斥这个肯定是错误的答案。

    “啊!原来你不喜欢喝糖茶啊!”我家阿东非常明显在装傻。当然换来的肯定是那人的一句“等着瞧”。

    我们家虽然是属于离开土地的农民,只是离开土地时间太短,因此很多农村的习惯还是在的。尤其是喜事的排场比较大。曾记得央视报道过说中国农村是《越吃越穷,越穷越吃》,固然我觉得那样操办是有待商榷。然而,在中国富人就不吃了吗?几十万一桌的酒席不照样有人要。我觉得实际上,在这个自古就说“食为天”的这个国家,无论有任何喜事或者大事,民众都会以吃来表达。以我家三十七桌酒席为例,如果在酒店里办的话每桌不会低于1000元,一共是两顿,光酒席就要花上7万多。这个数目对于很多家庭来说实在是笔大的花消。因此,就有了这么一个行业,专门承办婚丧满月等酒席的餐厅。他们以出租为形式,出租场地、设备、和人员,和酒店唯一不同的就是用的菜都是按照市场上的价格和东家结算的。这一算下来,基本上办这么点酒席只是酒店的一半价格,因此在我们这里非常受欢迎。

    等我到达餐厅的时候,我们家的亲戚已经在那里等候了。我和我老公在主桌上坐定。这时从厨房端上来一碗碗糖水煮蛋,来接新娘的人人有份,寓意估计是甜甜蜜蜜。

    “哎呦!什么呀?”我老公的小表弟从他的嘴巴里拿出一根鱼骨。

    看见鱼骨,我老公站了起来,快步走进厨房,大声叫道:“师傅!”

    正在忙活的师傅,回过头来看他。

    “抽根烟!”他给每个人敬了一跟烟,随后从内袋里摸出一个红包给主厨说:“师傅,买点糖吃。”

    如果厨师们里讨红包是藏鱼骨有点狠,那么做杂务的讨起红包来就温柔多了。他们是拿了热毛巾过,每人一块,大家擦完,站在那里一张老脸笑得跟个成熟的佛手瓜一样嘴巴咧得老大。我老公拿出红包,说声:“师傅,辛苦了!”

    总算开席了,八色冷拼上来,我举箸夹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老妈就过来叫了:“敬酒了!”我只得和我老公一起跟着老妈,开始了我们夫唱妇随的动作。他倒酒,我点烟。

    37桌,意味着300多号人,号称三代单传的老爸,亲戚居然有这么多。最恼人的是我那些同事,尤其是那个秃头闹得特别凶,一会儿要我们两个吃青豆,一会儿要我们两个喝交杯酒。我给他点烟他老吹灭。等我上班去一定好好给他点火,最好把他的眉毛都烧了算了。

    人多,加上闹的人也多时间就耗费得长了,等到最后一个菜上完,还有三桌没有倒。

    我刚有那么一点点空,我那些同事已经火烧屁股地等着了,问我哪里有打麻将的。麻将这玩意儿啊!可谓中国最普遍的娱乐工具了,黄金周里出游的人固然多,但远不及八条腿伸在八仙桌下打麻将的人多的。这个地方还是很专业的,设想地也算周到,有十多个房间里都是有牌桌的。而我老公说他那些同事早上8:00就到他们那边的餐厅开始打牌了。想比之下我们这里的几位已经算小巫见大巫了。

    听着那哗拉拉撸麻将的声音,我走进休息室,靠在沙发上休息起来。老公过来问我什么时候走,对于他问出的这个问题我觉得很怪异,实在说不出是哪里不对了。

    当然我对拖三拖四,是没有兴趣的。因此,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接近2点,就赶紧换上婚纱,补上妆。到三点的时候准备走人了,看着老妈,她居然夸张地眼角噙着泪水。我的心头也开始难受了。我方始明白为何我刚才觉得不舒服了,这个时候这个气氛让我意识到,我今天就要离开这个家了,也满想哭出来。不过,我走到老爸老妈前面说:“老爸,老妈,我明天一早就回来拉!”这句话的效果就如同电视剧《西游记》里猪八戒跟他高老庄的丈母娘说:“丈母娘,好好看待我浑家,老猪取经后还要回来的!”一样有喜剧效果。果然我老妈笑出了声。

    听着阵阵鞭炮声,我踏上了婚车。正到我开口问我的伴娘要张纸巾擦手的时候,被旁边的媒人说了一句:“上了车,就不要说话了。要不然以后会和婆婆拌嘴的。”听了这么一句没有根据的话,让我从上车的那一刻开始,直到我到婆家,被我老公抱到家里都没有开口过一句。可见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我也是宁可信其有之辈。关于换衣服,吃糖水煮蛋这些重复的流程我就不复赘言了。

    在自己家的时候,我的脚已经磨出了一个水疱。而现在穿的这双新鞋,犹如在给我的脚上刑罚,刺痛不断,刚才出门前我没有流泪,现在我真的很想哭,尤其是看见敬酒才敬了一半。我老公的那几个伴郎,除了一个是他的表弟外,其他几个都是他的同学。这些人实在会搞,尤其是刚才那个要我们“等着瞧”的老兄,什么奇怪、恶毒的招数都想得出来。当我婆婆打招呼说叫他们别闹了,要不然倒酒要来不及了,他们才放过我们,还说:“待会洞房见!”我的妈啊!今天怎么过哦!可以想象待会的惨状。

    等到敬完酒送完宾客,也不早了。乘上车回到我们的新房,在那里等着我们的是拜天地。我一直以为拜天地只有电视里才有,原来我们这里的风俗也有这个的。只不过怎么是晚上?桌上摆着各式菜肴和糕点。我和我老公认真的按照媒人地做,生怕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就这样,又累有饿的一天结束了。我拖着我那双估计已经是伤痕累累的脚踏进房间。看见的是我们的房间里坐满了人。哎!我怎么忘了?还有闹洞房这么一关呢。

    对于他们要求我们夫妻两个在床上做26个字母的这个要求,我决定硬着头皮上。不过到床上先得换掉我这双鞋,我去拿了双拖鞋过来。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下。

    “哎呀!怎么回事啊!”一个女生尖叫,也是我老公的同学吧!指了指我的脚说:“都流血了!”我一看,果然,袜子粘在了皮肤上,好几块红色的渍印。鞋肚里也是块块的血渍。要换成平时我肯定痛得哇哇叫了,今天,现在现刻,我恐怕已经有点麻木了。当我换上拖鞋,还想要表演的时候。那个女同学说:“算了!大家不要闹了!让他们休息。”闹洞房就这样不了了之。

    我老公帮我贴着邦迪,说着他是怎么在他同学的婚礼中闹洞房,他还一个劲地说幸亏我的脚弄破了,要不然我们惨了等的话。要不是看他在帮我贴邦迪的份上真想踹他一脚。原来,他们要闹是有原因的。

    婚礼结束了,收了多少礼金我就不说了。

    (在9月份,本文将完结。因为要照顾宝宝,所以平时不更新,基本上每个星期天我将更新一次。拖了太久了,真不好意思。)

  http://www.quanbenxsk.com/0/18/7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uanbenxsk.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uanben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