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因为相亲,所以相爱 > 9 小小插曲

9 小小插曲

    每一次的毕业时节,都会说上无数次的“再见”,不过到底会不会再相见就不得而知了。除了几个本来就要好到吃饭,睡觉都在一起的,那么毕业后还会偶尔一起喝杯茶,逛个街。普通的同学要再见,那着实是要靠老天的安排。

    老天当真安排了如此的一次相见,在我和张旭东去超市买零食的时候,我看见一个有着金色波浪长发,脸蛋上用彩妆精心绘制的时髦女子,在我脑海中对这张化妆品遮挡下的面孔有着很强的熟悉感,所以我在想着我以前哪里见过她?看她径直向我走来,走路两条腿有点内八字提醒了我,她是我初中同学。这么多年未曾见面,稚嫩的扎着马尾的小脸,早就变了模样。虽然不是什么特别要好的同学,不过还是很高兴能重逢。正当我开口要和她打招呼时,她的注意力集中在我旁边的张旭东身上。

    她笑着对张旭东说:“带女朋友出来玩啊?”原来她认出的是我旁边的张旭东,而并非我。

    很奇怪,张旭东好象有点不自在,应该我不属于敏感的人,不过我还是能看出他的局促。“是啊!”

    她到是很落落大方地说:“既然是女朋友,怎么不介绍一下!”眼光同时也移到了我身上。把我从上到下足足看了三回。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慢说我脸上是素面朝天,无半丝脂粉,就这身上也乏善可陈。一双运动鞋,一条牛仔裤,一件毛衣。这一遍看过以后就没有什么可重新审视的了。

    “哦!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朱兰雪。这是刘晴芳。” 张旭东的介绍简单到了极点。

    “朱兰雪!?我好象有个初中同学就叫朱兰雪的!”她一脸惊讶,“不错,你就是朱兰雪。这么多年了怎么一点都没有变啊?”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要真是觉得我没变?还会半晌都没有认出我来?什么逻辑啊?对于她话里的严重BUG,我只是在心里起点疑问,嘴上说的是:“你到是变得不少,我根本就不敢认呢!”

    “是吗?我哪里变了?”

    “变漂亮了啊!”这是实话,女人在精心修饰以前和以后是有明显区别的,要不怎么有“这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之说。”偶就是那种“懒女人”。

    “瞎说了不是?我哪里漂亮啊?不过你到是比以前更黑了点。”

    “是吗?可能紫外线对我比较亲赖。”

    她还想寒暄些其他东西,我看张旭东一个人在旁边百无聊赖,所以就托词,走人。

    我是不愿意让自己心里憋个疑问,把自己闷死的人。所以出了超市就问张旭东:“你是怎么认识刘晴芳的?”

    局促和尴尬果然有理由的,他告诉我以前跟刘晴芳谈过朋友,后来他被刘晴芳甩了。真是老实人!我相信他是不欺不瞒的,关于细节我的好奇心固然在催促我接着问,不过做人要适可而止,不是吗?以后有的是机会。

    这种事情实在很难占我脑部的内存,接下来的日子真是忙的让我恨不得把双脚也拿来当手使。业务还真敬业,一下子接这么多的单子,也不管工厂的产能能有多少。我又自己送上门去,提出什么外委加工。有这种事情吗?因为我提出的所以就让我管了。追自己车间的进度,我自认为还可以,可对外我还是头一遭。在这样的工作压力之下,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的我。一粘到可以坐下或是躺下的家具,我立马能够睡着。而且最恨这个时候吵醒我的人,不过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我枕头边的电话响了起来。我用愤恨难平的口气接听:“喂!谁呀?”

    那厢传来一个陌生而又柔情似水的声音:“兰雪吗?是我!”

    “你谁呀?”我真不知道是谁。我那些女的朋友里可没有这么温柔的人。所以我猜不出。

    “刘晴芳呀!才见了几天闹!就不记得了!”

    “你好!不好意思,一下子没听出来!”我说,对于我刚才的不礼貌我实在有点抱歉。毕竟和她关系不是那么亲近的。

    “兰雪!自从毕业以后,我们一直没有见过面的。我一直满想见你的,我们以前在学校关系可是特别要好的,可惜后来我考了出去,我们就分开了。”她在那里说。

    我和她关系特别好,从实话实说的角度来说算不上。不过那时候,我家离她家满近的,所以上学放学常常一起走,到是真的。因为两家离得比较近,所以大人们都是认识的。老是会拿我们俩的学习成绩比来比去,不过论成绩一直是她比较好。难得有几次,我考试超过了她,她总会回家哭一场,然后两三天不睬我。所以要我违心地说出:“我也很想你!”实在太困难了。我就象征性地:“恩!”了一声。

    “你现在怎么样了?在做什么?我中专毕业以后托了人,走了路子进了房产局。工作还算可以。”

    “我啊!没有你这么好拉!现在就在外资企业里做做。”

    “做什么啊?”

    “就一般的员工啊!”

    “那应该挺辛苦的。”她用无限同情的声音说,“我嫂子在外企里做,流水作业,一天下来,听她说真的累死了。”

    的确如此,虽然劳动法明确规定了加班不得超过多少小时。不过当定单多的时候有几个老板会这样考虑?天天加班那都是家常便饭。听着这些无聊的东西,瞌睡虫又找上门来了。

    “是啊!”趁啊字出口,我打了个哈欠。

    “兰雪,作为好朋友,我想了很久还是要给你点忠告!张旭东不适合你!”她说出的正题,把我的瞌睡虫赶地光光的。我噌地坐直了身体,但不知道如何接口她的话。

    还好她继续说了下去:“兰雪,我不瞒你说。我跟张旭东谈过的,而且是我放弃他的。这个恐怕他没有告诉你吧?”

    “恩!”我继续“恩”下去,人没有必要那么老实的。她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

    接下去就是她叙述她和我未婚夫的恋情了。和我有很大差异的是,他们的恋爱道路曲折非常。长话短说,我就来简述一下,本来是两个小时电话粥的内容吧。

    她非常强调地说张旭东是一毕业就和她谈的,而据她所知他以前没有谈过。所以很明白的一件事情,她就是张旭东的初恋情人。对于这些我根本没有调查过,首先是基于一直以来马大哈的脾性,还有就是中国的女人基本的那种“不管男人以前有多少女人,只要以后就是我一个。”的思想作祟,所以压根就没有想过张旭东还是不是童男的问题。不过现在经过她的提示,我开始想象他们在一起的样子了。不是吗?听说他曾经就为了她的一个探头一笑,可以在她家楼下守侯到凌晨。他可从没有对我这样!不过我也不可能舍得他这样。接着她说曾经他们山盟海誓过。我的老天!我一直以为这只有电视剧里才会演的。要是在现实生活中,发洪誓大愿的样子实在有够好笑的。这时我心里有点怀疑是不是她言情书看多了!老实说我根本就不相信。后面的情节更是书里最惯常见的。什么她是因为父母觉得张旭东家穷坚决反对他们交往,所以她不得以才放弃张旭东。到最后还哽咽着叫我好好照顾和珍惜他。不过在电话那头声泪剧下的声音实在不象是说谎,我的心头开始蒙上了一片阴影。

    从接到电话起,我开始仔细地分析着我和他一年以来的交往。他从来没有送过我一朵花,也没有跟我讲过一句甜地腻死人的话,更没有半夜给我打个电话来确认我有没有睡着。我一直以为他是因为老实,所以压根就不会做这些。可是听刘晴芳的叙述,他这些都曾经为她做过。难道他不是不会浪漫,而是根本不愿意对我浪漫?

    对于这样的想法我需要证实,我开始找各种机会去试探张旭东。兜圈子地问他,以前跟刘晴芳谈恋爱的细节。可是每次问他的结果,都是他说:“根本就没什么的,你别瞎猜!”他越是避讳不言,我越是觉得他心里有鬼。

    这样的猜疑越发加深,是在我看了我们当地的一个BBS上关于情感讨论的一个帖子。我常上这个网站潜水,当潜水员的一大特点就是看贴不回贴。有一天我看见了这么一个帖子,主题:“为什么相爱的人总不能相守?”内容如下:

    前两天,在超市我遇见了我这一辈子最爱的人。可惜,他身边已经有了别人。我知道我们依然爱着彼此的。为什么相爱的人总不能相守?

    这样一篇短短的帖子引出了众多的跟贴,有人问楼主,她爱的人结婚了没有。楼主回答,没有。接着那些人就说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夺回来。楼主回答,因为他身边的那个是她的同学,好朋友。

    翻看着这样的帖子难免我会对号如坐,联想自己。在他们踊跃的讨论中,我越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介入梁山伯和祝英台之间的马文才。难道不是吗?马文才千年以来一直是个反面角色,其实梁山伯和祝英台不能在一起,关他屁事儿。他哪里知道父母给他娉的老婆,其实早和别人山盟海誓了。若是他知道了这些,也许他还不稀罕这么一个心里有着别人的女人做老婆。不过,就凭我眼睛酸得如被洋葱熏了那样,我感觉我好象很稀罕。毕竟,我不是马文才,不是没有见过祝英台的马文才。而是和张旭东已经谈了近2年,连婚都定了的朱兰雪。所以,一连几天我会,睡到床上以后几次爬起来开电脑,看这张帖子。在公司里,我也一抽空就翻看这张帖子。有回帖我就看回帖的内容,没有就从头翻看。越是细细读,越是觉得那个楼主就是我那个同学。

    总算在几天以后,再强劲的帖子也沉了下去,每次捞起来都没有回帖了,连楼主自己都不顶了。大概到现在只有我还会捞而已了。

    和张旭东在一起的劲头,少了很多。他老问我怎么了,我想不出要怎么回答他。在恋爱里再大方的女子都会变得敏感而小气。我同学陈英紫国庆节结婚,今天专程来送请贴。请贴上的她,已经在化妆师的巧手下,失去了本尊原有的模样,唯一没有变的就是眼中充溢的幸福。一口一个我老公怎么怎么样。这个临近结婚的女人让我有些妒忌了,从她的嘴里说来,连一次吵架都是那么甜蜜。为什么她的老公能让她如此安心,没有一丝疑问地把一生交付。

    “兰雪,你还记得以前我们班有个叫刘晴芳的?”好奇怪,怎么多年要么音讯全无,要么一下子人人都记了起来。

    “记得啊!”我接口。英紫和我那才是真正的好朋友,从小到大一直要好地不得了。记得读高中的时候,我们是住宿的。家里离学校比较远,英紫的老爸是开出租的,所以每次接她回家的时候总是带我回来,而出去的时候也一定会来接我。到读大学的时候,我们两个虽然分开了,不过还是老通电话。所以宿舍里的室友一接到英紫的电话就会叫:“兰雪,你老情人!”像今天,别人我是不想提这件事情,她到一定是我倾诉的对象。

    “她最近被人打了!” 英紫说出了一个让我非常意外的消息,在我想开口叙述的时候。

    “怎么会?”我惊呼,在我的记忆中,除了小时候淘气,被爸妈打过屁股以外,再没有受过其他的暴力。

    “她,前两天在网上贴了个帖子说她和她以前男朋友的事情,他以前的男朋友看见后就打她了。”

    又是一个天大的惊讶,我心猛然被冰雪覆盖了一样,冰冷到绝对零度。看来我的猜测是真的了,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我面前敦厚老实的张旭东,除了在别人面前曾经柔情似水以外,居然也有如狼似虎的一面,实在太可怕了。

    我实在不疑有它,因为天下间巧合的事情真就怎么多?作为同学能找同一个人做男朋友,已经很巧了,要是这种事情还有两三回,那就不是巧了而是怪了。不过这样的怪事就是年年有。

    “她也不想想,她以前的男朋友是做什么的,她的那个同学是做什么的。”

    难道不是张旭东?

    “做什么的?”我忙问。

    “就是那种仗着老头子有几个钱,整天混日子的。她的那个同学,你也应该认识的,就是我们下一届的林利敏。”

    一说起林利敏,这大名当真是如雷贯耳。用不着半秒就从我的脑子里窜了出来。到不是说混混配太妹,天下太妹虽多,我们这般的良民能接触到的就少了。这个女孩子那个时候就凶悍异常,吊稍的单凤眼一竖,把那些男生骂地狗血淋头,个个在她面前如小狗夹紧了尾巴。当真天下谁的男朋友不能动,偏偏要去动她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更不希望她来动我家那个。“林利敏,怎么会和她成同学的?她们不同届的啊!”虽然在想其他东西,不过这个小疑问,我还是没有放过。

    “她读中专的时候好象休学过一年。所以和林利敏成了同学,也实在是巧事。”我不得不惊叹这巧事还真多。

    既然主人公不是我家旭东,那我也没有必要说那些个东西了。那些胡思乱想的东西就此作罢了。实在要笑自己太多心。

    “你们俩孩子下来吃晚饭了!”聊天聊天,果然聊到连天是什么时候了,都不晓得。还好老妈看见英紫来就去买菜了,到这个时候还有晚饭可招待。

    秋天的螃蟹最是美味,这大闸蟹蒸也可煮也可,最简单的烧法,吃出的味道却是鲜美异常。更何况配上老妈精心准备的其他菜式,足可以让人垂涎三尺。

    “英紫,来吃个螃蟹!”老妈挑了个雌蟹,往英紫面前放。

    “阿姨,我不吃螃蟹的!”奇怪死了!英紫和我可是一样的人,用本地俗语说起来叫“大到死人不吃,小到苍蝇不吃。”的人。怎么会拒绝如此的美味。

    我还当她客气,“到我家还客气什么,吃啊!”

    “我真的不吃!” 英紫为难地说。

    “英紫啊!什么时候宝宝出世啊?”妈妈问出一句,让我惊讶的话。

    “明年6月份。” 英紫回答的时候,把我的目光吸引到她的肚子上。我正纳闷我怎么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神经,才3个月不到怎么看得出来。”我妈的话拉回了我的目光。

    “那你怎么看出来的?”我对我妈的眼力钦佩异常。

    “那不是她不吃螃蟹吗?”

    “哦,那为什么不能吃螃蟹?”我问。

    “旧习俗里说,怀孕的时候吃了螃蟹生的孩子要横爬的,吃兔子肉,要长兔唇的。”老妈说。

    对于这种说法,我实在认为没有必要听信,最简单的反驳一句就可以了,“哦!隔壁阿利家的孩子头很大的,大概是怀孕的时候蝌蚪吃多了!”这一句话,招来了老妈的筷头往我头上敲。也让英紫差点把饭给喷出来,更扯掉了我笼罩心头多天的那块乌云。

    即便是我认为那是迷信,英紫还是没有能做破除陈规烂俗的人。记得在某本书里读到过这么一句“头胎按书养,二胎按人养,三胎按猪养。”果然有经典。

    这天张旭东加班到晚上8点,不过他还是到我家来看我。实在说不出是怎么回事,说他对我很在乎,可从来没有看见过明确的表示。要说不在意,每天来在我面前出现一回也是需要耐心和恒心的。

    对着正在电脑面前打大富翁的我,他走了过来神色很凝重地说:“兰雪,你最近是不是不开心啊?”

    天啊!天下后知后觉的就数他了。我不开心N天了,他没有发觉。今天我都已经很开心地在玩游戏了,他却对我提起这个。

    “你怎么觉得我不开心了?”我问。

    “你这几天很少跟我说话!”

    “我以前话很多?”

    “恩!你以前会说都说不停!”

    我说不停?“你的意思是不是我很罗嗦?”

    “恩!”

    我转身,在不大的双眼里,发出最锐利的目光盯着他。按照那些书上描述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应该感到浑身发冷才是。可我看他依旧低着头。在经历了起码有50秒以上,他才恍若大悟般解释说:“不是罗嗦,是你总是什么事情都会跟我说的,可这几天。。。。。。”

    “这几天怎么了?”

    “这几天你什么都不说了!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他还很委屈的咧!

    “问你自己!”女人有时候就是刁蛮的,不讲道理的。我明知道他是猜不出我是为什么不开心的,还是这么说了。在我这么说的时候,我扮演的孙小美,居然被钱夫人用了梦游卡,开始梦游了。气死我了!我拍电脑桌。

    “兰雪!”他再次叫我。

    “恩!”我回答。

    “是不是刘晴芳的事情,让你不舒服了。”

    他居然猜到了,可见他心里果然是有鬼的。原本注意力还在游戏上的我,竖起了耳朵。不过目光吗,还是装做在电脑屏幕上。认真地开始倾听起他的话来。不过他叙述出来的东西实在太让我吃惊了。如果“惊”可以管饱的话,今天我已经吃地实在太撑了。

    他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如讲故事般讲起了他和刘晴芳的事情。应当说他和刘晴芳之间有牵扯的事情实在少得可怜。就几句“我和她是媒人介绍认识的,初次见面印象还不错,所以想相处看看。经过了大半个月的相处,我发现她的话,十句里有十一句不真实,所以不想和她谈下去。”

    “是吗?”我问。

    “我觉得她活在自己导演的独角戏里。”他说出了一个很有诗意的比喻,更加勾引起我倾听的欲望。

    “一直在把自己当作苦情戏里的女主角,把小说里的情节搬到生活中。因为我觉得不是很正常,所以我回家提起以后,我妈去打听,果然,她以前发过病的。在中专的时候还为此休学了一年。”

    偏执型精神分裂,俗称妄想症。一切疑问都可以解释了。她为什么那天跟我说那些没头没脑的话。她为什么有胆量去招惹林利敏也能说通了。不过我还是有疑问,他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总觉得说人家有神经病不是很好的,人家小姑娘已经很可怜了。”我现在是相信他了。确实只是对她怜悯。

    其实,恋爱中的女人,或重或轻都患有那么点妄想症的。邻人偷斧的故事在我身上换了个方式上演,现在终于结束了。我越看张旭东越不象是在我面前一套,在别人面前又是一套的人。

  http://www.quanbenxsk.com/0/18/7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uanbenxsk.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uanbenxsk.com